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御宅动漫成昆线之十一《凿隧架桥长征路》 【铁兵故事连载】万水千山任我行 第二篇-铁道兵

成昆线之十一《凿隧架桥长征路》 【铁兵故事连载】万水千山任我行 第二篇-铁道兵
万水千山任我行第二篇之十一凿隧架桥长征路莫宏章
题 记
《万水千山任我行》是一部自传体纪实文学,全书三篇59章,约28万字。时间跨度为1964-1973年完颜立童记。以7师34团汽车连这支队伍在修建贵昆、成昆、襄渝铁路期间的神奇经历为线索载体,描述了在三线建设的特殊年代下,英雄的铁道兵部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勇事迹,生活细节丰富,真实感人、摧人泪下。
第二篇《成昆线》
 第十一章
《凿隧架桥长征路》1.同乡战友多退伍
1967年,我部转战金沙江后,铁路施工正紧张进行。那时正处文革高潮中,红卫兵造反派到处打砸抢,全国一片混乱,各级政权几乎瘫痪,部队退伍很少,更没有新兵入伍补充部队。1968年还算正常,3月份,已经宣布了退伍兵名单。我眼看今年退伍又无望,就想通过潘师傅去求求团长。团长批评我说,你这个莫宏章,叫你当官你不干,还没找你算账呢,现在还敢来找麻烦,今年退伍的对象,只是老弱和病残,你不在这个框框,不要痴心妄想了,不愿提干也必须老老实实呆在金沙江。潘师傅在一旁做鬼脸说吸血甲虫,我也和你一个样,不准退伍受批评,还得老老实实干。
1968年退伍,我的灵川老乡战友走了李函太、候六九、罗天生三人,还有我的廉传瑞老班长雷神岛怎么去。灵川战友来部队已经三年半,参加了修建贵昆、成昆禄丰段,后来又转战金沙江。这些施工连队的战友非常艰难,三年多来每天吃饭、睡觉、进隧道,推车、放炮、打风枪,在拼命干活中搞得一身病,还算侥幸没有牺牲。灵川战友的离别餐,请了我和周连长。我提议:举杯祝福平安,又祝身体都健康;再祝连长再升官。连长愉快把话讲:三年战友情谊长,大家安心回地方,光荣传统要发扬,还请大家不能忘。周开士和莫宏章,都把酒碗高举起,碰杯叮当一饮干连咏心,战友含泪在鼓掌。

我们汽车连二排全排都参加送老兵。团部开了欢送会,每个退伍战士都胸佩大红花,敲锣打鼓,团长走在欢送队伍前列。我原来所在七连的退伍老战友,是坐着我班的车离开金沙江花棚子的,我的廉传瑞老班长就并排坐在我的身旁,目视着我在金沙江盘山险道上,熟练地驾驶车辆转过一道道急弯,穿过一个个公路月亮隧道和悬崖中的老虎口、龙隐岩、半边桥。出发时,一辆辆车互相拉歌,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唱得非常嘹亮。车爬到半山,就听不到歌声了,大家都提心吊胆,根本不敢往下看。我们将战友们一直送到大德转运站盲嫂,含着热泪目送战友登上自己修建的铁路上奔驰的火车,喜气洋洋由成昆,经昆明转贵昆,再转回各自家乡的方向。这时,火车厢里又传来了战友们嘹亮的《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随着火车开动传向远方。正是:
送战友
灵川战友十几人,一同参加铁道兵。
参战贵昆成昆线,艰苦奋斗已三年。
光荣退伍金江边,我送战友离战场。
挥泪离别金沙江,战友情谊比江长田中美绘子。
金沙江畔分别餐,请来我与周连长。
大家共叙战友情,举杯预祝路平安。
再祝身体都健康,部队传统要发扬。
碰杯叮当一饮干,战友含泪在鼓掌。
这次退伍老兵比较多,主要是施工连队的战友退伍。因为铁路工地施工环境异常艰苦、恶劣,很多战士都有思想情绪。多年打风枪,吸进了大量的灰尘,隧道施工经常有地下水,每天在洞内即使水不湿汗水也湿透全身,又因为金沙江太热,睡觉都直接睡在沙滩上,在这样的施工条件下,再年轻的身体都是挨不起的。毕竟不是铁打的,铁打的也会生锈,在这些年纪轻轻的战友身上都产生了职业病,如果不回家及时治疗,是会产生不良后果的。
我们汽车连退伍的相对很少,因为汽车连不在洞内施工,工作、生活条件比施工连队好些,不可能得施工连队那样的职业病。再者,也有吸取于佐明那次翻车教训的原因。因为金沙江道路异常险恶,为了确保运输任务安全,部队对汽车兵作了不成文的超期服役的规定。所以,留下了一大批汽车老兵。像我们汽车连五九年、六零年的老兵都还有,我属于六五年兵,比起他们来还是新兵蛋子,这次退伍,只退了五九年、六零年的一部分老兵,或个别的有疾病的“新兵”。像我这样的基层骨干,想提前退伍,比登天还难,可能是遥遥无期,再要求也没有用。正如团长说的,让你当官你不干,要想提前退伍,不要痴心妄想,必须老老实实呆在金沙江。真是无可奈何,只能暗暗叫苦。好在留下的不止是我一个人。

部队转战金沙江,生活及施工环境异常艰苦,生活物资经常供应不上,吃不上青菜,经常吃土豆、黄豆、粉丝、南瓜、海带等战备菜。金沙江河谷热天气温高达40-50度以上,隧道施工全身汗淋淋似打水仗。下班睡觉,帐篷似火笼,钻进床底睡沙滩。我铁七师第三十四团在金沙江奋战3年承建了花棚子车站,3523米长的前进隧道和3022米长的下格达隧道(现改名为红卫隧道),由师给水营配合修建了700多米长的白沙沟大桥(车站建在桥上),共十多公里为我三十四团在金沙江3年的战绩,创造了桥连隧、隧连桥神勇武工队,车站建在桥上韩家淮,桥隧延长占正线80%的典范飞升大荒,我灵川战友所在的英雄七连当时正是参战下格达施工任务。
68年3月,灵川战友只有罗天生、李涵太、候六九3人退伍。文日生、傅六八、伍二贵、秦成益、秦润生、廖仁孙等战友因在部队表现好,先后入党当班长,朱远富当连队食堂膳士,负责全连生活采买(相当于班长职务),龚润长当炊事班副班长,蒋国书调二营营部当文书,毛金付、莫宏章分别在机械连和汽车连当班长,我们同去的只有王志辉在汽车团提了干部,他是当了汽车连连长后才退伍的。
69年3月,傅六八、伍二贵、秦成益、廖仁孙、朱远富、刘水生、李福美7名战友在金沙江退伍,也是我开车送战友们离开金沙江战场的。69年底转战襄渝线部队入川,又是我班车送七连战友到昆明乘火车入川。
70年3月,龚润长、秦甲生在渠县退伍。
71年3月,文日生、秦润生、蒋国书在达县退伍。秦润生在退伍前带民兵,当民兵排长,蒋国书退伍后在襄渝线新管处工作,多年后才回桂林工作。毛金付、莫宏章两个兵油子分别在机械连和汽车连当了副排长,先后当了8年多兵,参加修通了贵昆线、成昆线叶子宇,襄渝线也即将通车,堪称“兵王”,于73年3月在四川达县大成登上自己参加修通的铁路火车,光荣退伍。这是后话。
第二篇《成昆线》
 第十一章
《凿隧架桥长征路》2.会理原是红军渡
退伍工作结束后,汽车连安排我班几台车做生活车跑四川会理、会东县拉蔬菜。我经常来这一带跑车,道路比较熟悉,对地方联系也有一定的经验,就由我带着班里的四、五台车,从干坝子出发,沿着下金沙江去四川的老公路,经干海子、大龙潭一路走下江路(这些地名,都是四面环山,中间一块很深的凹地,地如其名,名不虚传)。这些地方生产很多贵重药材,如云南白药、天麻、人参、党参、首乌、当归等。有时,在我们汽车连旁边的山上都可以挖到野生天麻、人参、当归等药材鉴证英雄,有特殊地理条件的干海子、大龙潭就是产地了。干海子、大龙潭离我汽车连驻地不远,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当时天麻、云南白药都不贵,我们十块钱可以买二、三斤天麻。在金沙江时,我寄过很多次天麻给姐姐和妈妈,专治头痛,很有效。我们自己车上也经常随身带有云南白药,如遇修车不小心搞破皮流血,马上将白药用小刀刮成粉涂于患处,不但可以马上止血,还可以马上止痛,起到麻醉作用,很方便。据说云南白药还可以治腰痛。有一次,汽车连三排一个司机腰痛时,不经卫生员指导就以身试药,因为滥用白药用量过度,御宅动漫造成药物中毒,几经抢救才救了过来,幸免于在金沙江留守。后来据他自己说,居然因祸得福,腰不痛了。还有一次,我汽车连驻地干坝子公路道班的一个养护工用首乌煨猪脚。这种药材比黄连还苦,但越苦药效越高。但他不懂用,火候不到就食用了,结果晚上吃了,天不亮就死在了床上。所以,药能救命,也能害命。不懂医是不能随便以身试药的。正是:
大药房
干海子和大龙潭,天生一个大药房。
云南白药产基地,天麻当归和党参。
金沙江边仙草地,得天独厚久闻名。
妙手回春中草药,华佗在世也称奇。
良药苦口能治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水能行舟亦覆舟,药能治病亦害命。
凡事都要遵科学,不能以身来试药。
世间没有后悔药,盲目用药食恶果。
我班5台车到四川会理拉菜,从干坝子下到金沙江有40-50公里盘山下江路,道路像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很多地方不能会车,更不要说超车了。如果前面有车就得在后面耐心地跟。但不管如何难走,这毕竟是老路,比起金沙江那条急造险道,还算好走得多了。走完这条下山道就到了金沙江,金沙江有轮渡过四川,小轮渡每次只限过2台车,我们5台车分3次才渡完轮渡,每次来回约1个小时。云南这边渡口叫拉鲊,渡口江岸上,有一个十多户人的小村,北岸四川一边渡口叫鱼鲊,也有一个小村。我们过轮渡到江中时,汹涌澎湃的激流会使船产生剧烈摇摆,大有即将翻船的感觉,急流拍击船沿激起的浪花可以将站在船上的人全身打湿透,雪水刺骨寒。所以,我们每次过江都不敢下车,坐在驾驶室内,还将车门玻璃关好。
过江后,顺着逶迤于金沙江北岸的盘山羊肠小道向四川会理进发。过金沙江前是一路下坡,现在就是无休止的上坡,盘山弯道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把人都转得头昏脑涨。金沙江两岸,本来就高温,汽车连续爬坡,经常水箱开锅,温度更高,坐在驾驶室真像炼钢工人一样,全身被汗水湿透,从金沙江到会理约80公里,足足要跑3个小时以上。从干坝子到会理虽然只有120-130公里并不远,包括下到生产队装车也不过150-160公里,但因为全是山路,又要来回过金沙江轮渡,菜拉回来后,还要从花棚子险道下江分给各连队,两天拉一趟都很紧张。对比在云南这边跑元谋、武定,跑大姚、姚安、南华,虽然云南这边远一些,但道路较宽,能会车、超车,不需过渡,反而可以赶时间。正是:
古渡口
干坝子前羊肠道,四十公里金江边。
金沙江水浪滔天,拍击悬崖似雷鸣。
拉鲊鱼鲊古渡口,云南四川交界线张戴维微博。
逆江西上攀枝花,渡江八十会理县。
每次只渡两台车,船行江心剧摇晃。
站在船中心胆颤,排山倒海船欲翻。
过江对岸是四川,弯弯曲曲爬大山。
天气炎热似火炉,头昏脑胀像炼钢。
我们到会理后,首先去生产队装车,装好车后,再回到会理县招待所住宿,将车停在县政府大院。红军长征突破金沙江入川后,首先攻占的第一个县城就是会理,红军在会理县城召开了会议。据说,当时林彪吃了豹子胆,建议要让毛泽东靠边站,让彭德怀来指挥红军作战,遭到毛泽东痛斥,说林彪你懂什么,你还是个娃娃。解放后,会理建有红军纪念馆军婚潜规则,我们去参观过红军纪念馆和会理会议旧址。刘少奇也来会理视察过,就住在我们所住的县招待所隔壁房间赫邵文,服务员打开刘少奇曾住过的房间让我们参观过。1968年刘少奇已被打倒,造反派批判他来会理生活腐败享乐,说他住高级宾馆,所用的马桶在房间闻不到臭味,我们看过,其实与我们住房间是一模一样的,马桶也是现在普通家庭用的马桶,可见造反派是在造谣。正是:
红军攻占会理
红军突破金沙江,攻占会理入四川。
林彪吃了豹子胆,敢叫主席靠边站。
会理会议有方向简稚澄,红军挥师要北上。
红军不费一枪弹,胜利通过大凉山。
安顺场边孤舟勇,大渡桥横铁索寒24点闯关。
日夜兼程二百四,勇攀铁索夺泸定。
不做第二石达开,主席胜算定乾坤。
红军北上举义旗,创建陕北根据地。
第二篇《成昆线》
 第十一章
《凿隧架桥长征路》3.驾驶路上风险多

一次,我从会理拉菜第二天返回部队,在金沙江渡江之前路段过一个弯道下坡道。刚转过弯,突然发现公路上有一条水桶般大的巨蛇横过公路,首尾不见,公路都让它占完了,至少有二百斤,由山边窜向悬崖一边。我马上加足马力准备从蛇身上压过去,准备创造一个奇迹,但因为离蛇还有一段距离,等我车接近时,巨蛇已经爬到了路外边。我还在想到压蛇,也把方向打向蛇的一边,向巨蛇冲去,突然第六感官警告我,蛇已经下到路底,再去压蛇将有翻车悬崖的危险,当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将方向盘转向道路中间,将车停下来后,还全身颤抖不已。当时是一心想去压那条巨蛇,却全然忘记了是在盘山险道上,千钧一发之际总算突然清醒了过来,避免了一次恶性翻车事故,上帝保佑,躲过一难,至今回想起来,还会惊出一身冷汗。我压蛇的事,回到连队后讲给战友们听,他们把故事加工神化了。他们说,这条蛇是个金沙江大妖怪化身,故意变成一条巨蛇横过公路,要引莫班长翻车,幸亏觉醒得快,如果翻下山谷,莫班长就要被妖怪捉去了。我听后付之一笑,心想我都是故事大王,现在居然还有人把牛皮吹到我门口来了,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满嘴屁话,胡说八道。正是:
古道压巨蛇
会理拉菜回金江,一条巨蛇把路拦。
加大油门冲上去,想把巨蛇压两段。
巨蛇已溜悬崖边于都人才网 ,我仍紧追不舍放。
眼看路外车将翻,把我吓出一身汗。
头脑清醒打方向,急忙停车路中央。
一看悬崖高万丈,再慢一秒翻深山。
战友戏说老妖怪,变成巨蛇引上当。
幸亏神灵提醒我,上帝保佑我平安。
汽车连长李石德有次坐我开的车到金沙江工地。这条路我是经常走的。在我开车经过红卫隧道口,转过一个急转弯下坡道时,突然发现前面一座不足20米长的险桥中间已经裂开了一条很大的裂缝颜宁老公。以当时的车速已经来不及停车了,一停车就会正好停在桥上!我立即向连长汇报。李连长当机立断说,现在是下坡,加大油门冲过去风向仪吉他谱!结果我的车刚好利用惯性冲到桥对面路上时,整座桥轰然断塌,落入十多米深的山谷中,扬起的尘土铺天盖地,我和李连长的舌头伸出一尺长,半天也收不回去。我跑到桥头看,整座石拱桥全部断塌在山谷中。桥头写有“此桥危险,禁止通过”的警示牌,但已被风吹倒在桥边科韵路地陷。后来连长说,幸亏没停车,如果停车正好在桥上坐降落伞。我们是利用下坡和加速度冲过来的,就像摩托车利用冲坡惯性能跨越一段空间一样,我们是幸运者,借连长之福逃过劫难。

李连长说,像这样的危桥,应该在桥两头百米处设路障,禁止通过,不能只靠个一警示牌,像这样倒地了谁知道,这是属严重违规,必须马上向团部汇报。我们必须马上从山沟里走回桥那边,在百米处竖起那块警示牌,并用大石头拦在路中间,否则,再有车过来就不会这么走运了。这个险桥谁遇到都会倒塌,我们今天是因祸得福,如果不是我俩这样果断处理,我连在工地跑的其它车也会遭此大难,好险啊!连长分析得很有道理。我急忙翻过山沟爬到对岸,扛起桥边的警告牌安装在弯道前方,并设置路障。张振朗跑回车边时,连长也在这头采取同样的措施。我和连长开车回团部汇报,团长表扬我们处理果断,并责令施工单位紧急组织抢修,不能当拦路虎,阻塞交通。

在开车回连队的路上,连长还在分析这件事,说今天幸亏是我俩在一起,配合果断默契,换了其它司机,非出大事故不可,真后怕。李连长说,这件事,以后连队开会,我还要经常强调,全连驾驶员时时事事都要注意安全。正是:
勇冲险桥
金沙江边小便道,山边拱桥即将垮。
石桥长约二十米,桥深好似不见底。
我与连长车下坡,突见险情停不急。
连长命我冲过去,下坡加速飞过桥。
轰隆一声似劈雳,尘土飞扬冲云天。
整座拱桥塌沟底,我俩吓得魂飞散。
急搬石头塞断路,以防后车遭灾难。
我俩命大凭勇敢,换在另车不生还。

 未完待续 
铁道兵公众号第2018-279-3期
来源:铁七师34团莫宏章
推荐:刘初
编辑:大漠孤烟
文字投稿邮箱:tdbzy51@163.com
视频投稿邮箱:69319458@qq.com
铁道兵战友网:http://www.tdbzy.com/index.html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