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御府和田玉森林铁道王国的最后一根独苗-齐栋的铁道旅行

森林铁道王国的最后一根独苗-齐栋的铁道旅行

先来一则振奋人心的通报:
据可靠消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的森林窄轨小火车,正在有条不紊地开发旅游线路之中魏小欢。目前桦南林业局仍保留着可运行的28吨窄轨蒸汽小火车机头5台,内燃机车一台奔月蜀客,运输车板、车斗、车厢等30余辆,森铁线路42公里和比较完整的车站、车库、维修库等系统。
以下这篇文章图种怎么用,是我2013年9月体验黑龙江兴隆镇林业局森林小火车的一篇游记,并收录在了《绿皮车站》之中。让人惋惜的是,这条森林铁路的“最后一根独苗”,还是于2014年停运了。
好在,桦南林业局的森林小火车就要重新运营了。虽然两者并非一个地方,但好歹都是正统的森铁血脉延续。让我们期待这些“活着的文物”早日重出江湖吧。

森林铁道王国的最后一根独苗
这是一趟开往北国的列车。在这个秋天的寒夜里,它将带我穿过茫茫的松嫩平原,来到巴彦县的兴隆镇。每一天的早上,兴隆镇林业局的森林小火车,会从森铁车站发出,前往木兰县的东兴车站。
2125次列车行驶在乌云蔽月般的黑暗之中。又是熟悉不过的一趟夜车,以及能带给我无限温暖和安全感的卧铺车厢。但与过去有些许不同的是,这是一趟开往光明的夜车。不多时日,我便能体会到只有在卧铺车中才能享受到的一种恩泽张凤书老公,当早上第一缕阳光慵散地射进车厢的那一刻。这也是一位同样以爱坐火车闻名的旅行作家保罗索鲁喜欢的那种方式——他在《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一书中所说,“显而易见,我感兴趣的是在晨光清醒之后的故事:从熟悉到有点陌生,到颇为新奇,到全然不识,最后置身于奇乡异地。”这是一种欲罢不能的体验,尽管在铁道旅行的过程中屡见不鲜,但每次都能收获一如既往或者更加离奇的震惊与感动。哪怕只是车窗外一瞬间飘逝而去的杂草,在每一个苏醒的早上,也会被晨光赋予别样的生命力。这样摄人心魄的场景,也只有在铁道旅行才能全然捕捉。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感谢一趟列车的晚点。2125次好像已经揣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就那么故意慢腾腾地延误了近1小时,总算没有在凌晨4点那个略显尴尬的时候,匆匆将我丢进一座陌生小镇的街头巷尾。下了火车,先去车站门口的一家杂货店寄存行李。一只75L的登山包,仍旧算做一件行李,仅仅需要3块钱的代价,便可换来一身的孑然轻松。我有些担心安全问题,豪迈的老板娘一拍胸脯,一脸正气地望着我说:“我们这儿的人都好着哩,保管丢不了!”或许是老板娘的气场过于强大,这种大包大揽的方式也容不得我有丝毫怀疑了。之后在东北多次寄存行李的经历也证明,老板娘的豪迈并非没有现实依据。
打车去兴隆镇林业局的森铁车站。出租车司机很健谈,告诉我前不久刚拉过两个哈尔滨来的摄影爱好者,扛着三脚架啥的全副武装。“可惜现在都没有蒸汽火车头了。我小时候整个林区都是这玩意儿,车厢也是木头的坐在里面能冻成块儿。以前最爱看小火车冒着白烟开过来,那会儿所有的孩子都兴奋地跟着跑,有些胆大的还敢扒车,跟铁道游击队似的。”
司机的这番话御府和田玉,简单勾勒出了当年东北森林小火车的盛况。那时不仅仅是兴隆镇林场,大小兴安岭的各大林业局旗下,无不奔跑着森林小火车的身影。这种风潮甚至波及到遥远的长江以南云中子异界游,以赣南森林小火车为代表,包括浙江、福建等森林深处都有小火车在跑来跑去。那时的中国,堪称一个强大的森林铁道王国,甚至吸引了不少境外学者慕名前来研究考察。小火车的风盛一时,与林区曾经的兴旺发达,当然脱不了干系。随着社会发展和环保意识的增强,国家意识到了资源的再生性问题,曾经以不断砍伐换取经济发展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落后方式,自然不再提倡。于是开始“封山育林”,但过度砍伐的林区已是满目疮痍,再无往昔风采。曾经担任繁重运输任务的小火车,也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到了今天,你能在谷歌中找到的东北森林小火车,要么永久定格在历史的回忆中,要么只剩下一些“残骸”被陈列在广场上或者森林公园里,成为无数不明真相的游客和儿童竞相与其合影的一件华丽摆设品。
还处于林业局管辖下,仍旧在跑客运的森林小火车,似乎也只剩下兴隆林业局的“快车”了ca1809。所谓快车,是当地人对于一种外形酷似“中巴车”的小马力窄轨内燃机车的昵称。这种快车只有一节,驾驶室也处在车厢的最前方,形象点描述就是一辆在铁路上行驶的小型公共汽车。当我来到森铁车站时,快车还躲藏在不远之处的库房中徐成峰。而有一些按捺不住出行心情的当地人,早在我前面便已来到了这座兴隆镇森铁车站,焦急地等候着即将开来的快车。

兴隆镇森铁车站朱莉加耶,由一座两层的“售票办公大楼”和一座简易的月台组成。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几乎很少有人能够得出“这是一座火车小站”的结论。到东兴的窄轨铁路横亘在小镇一条宽大的马路中央,而小站也就座落在林业局广场旁边。早些时候,我来到“售票大楼”里面,却发现没有办公人员。而在旁边等候的一位大姐,竟然开口问我是不是在这里乘坐小火车,我只能一头雾水的告诉她我也同样是第一次乘坐的路人。直到发出一声长啸的森铁快车缓缓停在小站月台上,我才赫然明白原来所谓“售票大楼”只是一个摆设,小火车使用的是“先上车再买票”这样的公交模式。
看到我脖子上挂着的相机,“驾驶员”大叔主动示意我坐在最前方的“副驾驶”位置上,这让我刚一上车便不由自主地心怀感激茹萍前夫。很快大叔还和一位乘客因为“我”而争论起来。那位乘客好像在质疑我的行为,说“这些XX破玩意儿有啥好拍的?”大叔立马予以尖锐地反驳说,“你这人咋这么粗俗捏,咱们这小火车别的地方还真没有,这属于很值得纪念应该被保护的东西。”


不过这位有“文化”的大叔还不能算作一名优秀的驾驶员。当真正的驾驶员上车时,大叔退到了后面,原来他也只是一个“冒牌货”而已。快车发动了,兴隆镇森铁车站很快被甩在了身后。当然几小时后,我仍将乘这趟快车原路返回,所以还有的是时间和它告别。现在要做的,只剩下安心享受这段快意无比的旅程,以及纵情观赏窗外那明艳动人的大东北秋色了。
完整的兴隆镇森林铁路,轨距为762毫米,是一条窄轨铁路。由巴彦县的兴隆镇林业局,一直延伸到通河县的乌鸦泡镇,干线全长188.14公里。如果算上支线和岔线等,总长将达到541.17公里。这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森林窄轨铁路。但是现今还在营运的区段,只剩下兴隆-东兴的这段铁路。小火车每天早上6点30从兴隆森铁车站开出,3个多小时后到达东兴车站。中午12点40左右,这趟车再由东兴车站返回兴隆车站。
由于森林的急剧减少,再加上路线的缩水,所谓的森林小火车,如今连一片森林的影子也看不到了。不过这不并打消我观赏窗外美景的积极性,尤其坐在这样一个适合看风景的位子上情深到来生,视角变得前所未有的开阔起来。一直没有机会享受一次坐在火车驾驶室里的旅行,这次就算一定程度上“得偿所愿”了吧!没有了森林,眼前的景象却依旧“波澜壮阔”。快车驶出兴隆镇不久,一片绿意弥漫着的原野便势如破竹般出现在挡风玻璃前,快车在这里开始骤然加速。这也让我的心开始提到嗓子眼上,这个叫做“快车”的家伙还真是快啊,让整个身体开始随着节奏“情不自禁”地摇摆起来,伴随着车轮与铁轨的反复咬合与搏杀。如果用一个贴切的形容能够让你们身临其境的话,那也只会是游乐场里的“疯狂老鼠”。同样在一个有轨道的车辆上,至少疯狂老鼠还有安全带的保护申爱罗。而这趟快车,你担心的并不只是相机或身体遭遇什么磕碰,而是一个更为凶残和可怕的威胁——脱轨。
说到这里,不得不介绍一段有意思的“插曲”。豆瓣网有位叫做Lena RIver的朋友,他也和我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体验了兴隆镇小火车。而和我“纯旅行”不同的是,他是一个在林区长大的孩子,外公也曾是森铁的工作人员。这次去探寻小火车,更有一层浓郁乡愁赋予下的特殊情结在内。当我把心中的疑团,有关小火车的安全问题抛给他时,和我当时坐同一个副驾驶位置的他,却表示没有丝毫的担心。并且他还告诉了我两个事实:1.小火车过去动不动就出轨翻车;2.就算这车翻了,也肯定死不了丹尼斯里奇。




好吧,不管当时是何等战战兢兢了,这快车终究还是将一车旅客平平安安地送到了沿途各个站点。而在下午返程的时候,当快车行驶到长春岭车站时,又一次遇见了先前冒充驾驶员的“大叔”。只是与上午已判若两人:一张关公脸伴随着一身酒气,看来这位东北大汉是去朋友家赴饭局了。当然庆幸的是,这位大叔发扬了值得称赞的酒品,上车之后便倒头大睡,直到小火车再一次停靠在兴隆镇森铁车站。
走下小火车,呆呆地站在森铁车站月台上,望着小火车那略显破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林区下午三点多的阳光,让眼睛隐隐之中有些刺痛。那些无忧无虑的孩子,在窄轨上嬉闹着,有一个还爬上了重生法海停靠在广场上已退休的蒸汽机车头。可是孩子们你们知道吗,这些机车头曾经是你们父辈的骄傲啊!你们或许并不知道,曾经有一个遥远的年代,潘长甬那里举目是参天的大树,除了木头还是木头,河里能捞出新鲜的大鱼,獐子孢子鹿子满世界跑,上个厕所还能撞上大黑瞎子。
在那个美好的年代里,蒸汽小火车突突突地拉着一车又一车木材,在林海雪原中奔腾着。那一声声长笛,就是让孩子们血脉喷张的接头暗号。那一座座森林火车小站,就是这群孩子们心中《美国往事》、《码头风云》、《英雄本色》的现实场景。而真正酷毙了的只有让那个黑乎乎的蒸汽机车大轮子转动起来的家伙,他既是带头大哥,也是会变魔术的法师。整个一列长长的小火车,一切全凭他的心情发号施令。听说过一个近乎“童话般”的传说:一列搭载着许多乘客的小火车突然停在路途中,等了许久还不开行。焦急地乘客四处打听,才明白事情的真相是——“司机跑到朋友家吃猪肉了!”更让人崩溃的是,过了许久又传来的一个后续消息是——“猪还没杀哩董怡菲。”
童话讲完了,现实却愈加冥顽不化。也许终有一天,兴隆镇的小火车也像它的前辈那样悄然逝去。恐怕到时候我们唯一剩下的,只有这座孤零零的森铁车站,以及那座永远没有人售票的车站大楼了。当这一切真的发生,我们顿时才明白内心深处的无力与悲哀。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残酷的世界竟然连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无法容纳,而我们竟然无能为力也无动于衷,这才是更加痛彻心扉的打击。我们不愿意这样,就算无法重建昔日的森林铁道王国,我们也发自内心的祈愿:至少能够留住这个王朝最后的一丝血脉,一根独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