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微晶石烟雨朦胧看上海-一文一影

烟雨朦胧看上海-一文一影


先说如今去趟上海跟玩似的,复兴号列车4小时20分钟从南站到虹桥曾毅的老婆。这搁以前除了飞机还真不敢想江南哥。可现今那飞机别看不靠谱,可依然不知趣的高傲自大,说连盒饭都送不起了叶底青梅,机票折扣的比火车票低,可人们还是觉得高铁方便。
如今人们不差钱,就图个便利我要做首辅。
说上海,早年去上海,已经是改革开放初期,北京人去上海那叫趾高气扬。别看曾是十里洋场,可除了楼房多点,那楼和人一样老气横秋。曾有一位杭州朋友说上海人,来了朋友他会很豪爽的说:来一瓶啤酒,喝他个一醉方休!
那些年也曾听上海的朋友自责的说:桑海嫩落后啦零壹乐队!
可时不当年,今儿您再说跟上海人拼酒,只能说您"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就是那地道上海人让你刮目相看龙思雨,还是那豪爽劲,却足以让你拒之不礼,喝之要醉。
还说那高楼林立,那地名还叫陆家嘴,想当年曾好奇乘渡船从外滩到浦东,可那时候的浦东,用上海人的话说: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可今儿再去,我和同伴说,这能治颈椎病!摩天大楼耸入云端,那可真叫"仰止"裴少飞。




可论做事儿,依然是上海人的风格,那认真劲儿,用北京人的话说,都有点矫情。这两天有幸和上海复旦司马张良,同济,外语学院,华东政法,及上海教科院微晶石,新华社上海分社的专家,学者同桌共议,单就那几所大学的名字蔡上机,足以仰慕,况还有那位被誉为"复旦思教女神"的陈果教授qq奶奶。近一步领教了一个城市的人和一个城市品性。




北京也有北京的品性玖竜,但不是"老炮",像那位著名导演的老炮,最终只有被炮。也不是"胡同串子"创刻的动脉,那种拿满清后裔当炫耀油价哥,其实跟他扯不上关系,只能说是愚昧撒野还自不量力,原来叫那"拿份",现在叫"装逼"。也有拿"胡同串子"自呛的,人是为了回味玩"茬琴",就是一把吉他一首歌,今儿叫“Pk”,玩的是群众文化,这人不多了。
当然了,北京的大楼也不少,可那座出类拔萃的竟被誉为"大裤衩"。说什么好呢!






难怪北京要"露出天际线"虾夷共和国,尽管没多少人知道天际线是什么,露出来后对老百姓有什么好处,但以一个普通老北京的狭隘认识,起码是要改变落后面貌吧。
设身处地的说,别一天到晚看见别人都是"缺心眼",其实您真没多聪明!
关于北京和上海历来有帝都和魔都之论,暂且不谈经济、社会、人文,我曾在朋友圈中感言,一个城市的品性金飞豹,视其可有自己和容纳别人,视其可有底蕴和傲娇的性格,视其惠风和畅和渊远流长。
那天晚上朋友说陪你去看魔都,便来到一坐江边酒店的32层酒吧,可前台服务生说,今天下雨,什么都看不见。可不是吗起点卡盟,黄婉佩32曾到了云彩上边了,楼顶露台外一片白茫茫。不过在来的路上,还是感受了朦胧的梦幻色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