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山东代课教师新政策研究│学习国学的方便法门-刘玉堂

研究│学习国学的方便法门-刘玉堂

作者:范曾,1938年生于江苏南通,中国书画大师、著名国学家、诗人。现为北京大学讲席教授、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
来源:《国学开讲》节选。
国学的基础当然是儒家。中国是个注重文字的国家邪灵秘录,因此书籍之多不可胜数。如果没有选择,会掉进云里雾里,迷不知所向。
读经:知其篇目,记其章句
就拿读经书来讲,读《论语》《孟子》时李世汉,我教大家一个方便法门,先把它的篇目全部记住,譬如《论语》二十篇,篇目你一一都记住,《孟子》七篇,篇目全部记住,《庄子》三十三篇,都应该全部记住。这个很容易记,你花个半天时间就全记住了。
知其篇目后,然后记其章句,再从它的章句开始,里边有什么好的辞章、什么好的句子,有哪些非常有意思的故事,譬如读《孟子》,你读到《公孙丑》时,这里边就有一篇文章:
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
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那么这段故事是什么呢?宋在春秋战国时代是个小国家,宋国有个人的苗老不长,他就把它拔一拔。这个人智商不够高,昏头昏脑就回来了,告诉他儿子:“我的苗长高了。”结果他的儿子一看,苗已经死了。他说,天下不助苗长者很少,认为没有用而舍弃的人,是不耕田的人,揠苗助长的人,非徒无益,而有害。这个故事很容易记住吧?你记住了,《公孙丑》的篇章你也知道了。
再进一步想,孟子为什么要讲这段话?原来他的学生里,有一个叫告子的,他净做花拳绣腿的功夫,不认真读书,这和揠苗助长是一个意思。孟子是通过这个故事批评那些不求实际而图表面的人山东代课教师新政策南方有令秧。这样,孟子这个思想你也知道了,对不对?
像这种名句,你们可以在读书的时候,随时记录下来,譬如孟子最重要的一段话: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刘倩婷。
这段话人们非常熟悉安居乐业造句,但有人可能不知道它是源自孟子这些书。当你读《孟子》发现的时候,你会大快乐大欣喜,原来本在这儿呢!这就是我们读书的快乐之所在。
读史:从熟悉的故事开始
读史的时候故事很多,譬如在读《三国志》时,忽然看到《诸葛亮传》里,有一段《隆中对》,你就可以把它背出来:
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先主曰:“君与俱来。”
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
你应该去看,徐庶见了刘备以后跟他讲:“诸葛孔明是条卧龙,将军你想见他吗?”刘备说:“你可以带他来。”徐庶讲:“不行,此人他可以接见你,可是他不可以屈尊来看你,将军宜枉驾顾之,你应该降低你的身份,坐着你的车驾去见他。”刘备见了以后,他就问诸葛亮:
“汉室倾颓,奸臣窃命,主上蒙尘。孤不度德量力,欲信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遂用猖蹶,至于今日。然志犹未已,君谓计将安出?”亮答曰:“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
诸葛亮告诉刘备:“你现在打不过曹操,对付不了,他挟天子以令诸侯,又有百万之众,不可与之正面交锋,而孙权在江东已历三世了,地域很险峻,人民又附属于他,贤能之士又为之用,这“可以为援”,可以作为你的援手,“不可图也”,你不可以对他进行谋图。”这又是什么呢?就是说你自己要找地方:
荆州北据汉、沔,余华东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
诸葛亮对刘备讲,荆州地方非常之大,是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当时看过《三国演义》的都知道,刘表无能,这是上天赐给你的一块地方,将军岂有意乎,你有意思没有?”接着,他又谈到了益州: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
那么你就可以怎么样呢?
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
就讲你有了荆益两地,再谋图天下,到了这个时候,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这段对话就是在隆中,当时诸葛亮二十七岁,竟有这样韬略天下的雄才,刘备听了大为赞赏:
于是与亮情好日密。关羽、张飞等不悦,先主解之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愿诸君勿复言!”羽、飞乃止。
刘备说你们不要再讲了,关羽和张飞就不再说了。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读历史书是一个非常有趣味的境界。陈寿在这段很简短的文章里,把当时荆益两州和曹操、孙权这三国的形势,做了非常全面的力量对比分析,然后叫刘备定下“三足鼎立”这样一个大略。如果没有《隆中对》这段话,可能这段历史就不存在了。
所以,读史书、读经典,往往是最初从这些故事中产生了爱。这个方便法门打开以后,你再去追求微妙法门,就有意味了。
学国学,从爱文学开始
我想,爱国学,可以从爱文学开始。有个朋友提出来,“我是先看四书,还是先看《西游记》”?我说:“这个随你的便,因为学习没有一个固定和绝对的框框李解冻。也许你一看吴承恩写的《西游记》,谈了很多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你就会对佛教的一些经典感兴趣,你就会读。
所以,从爱中国的文学开始,然后再爱中国的文字,因为中国的文字,实在是全世界无与伦比、美轮美奂的文字,历经数千年,从甲骨文到今天,全世界没有一个文字还这样活着。有人讲希伯来文文世轩,希伯来文是现在以色列官方语言,大概有三百万人在使用李汶静。他们现在坚决地维护着这个语言,使它不致失传。
可是你知道,掌握这个语言的群体,是非常重要的,语言的群体越小,它的危险性越大。希伯来文有一个不同,就是它对欧洲的文化曾经产生过久远的影响,甚至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他们继续从古代的希伯来文里,吸收到很多新的营养,这个文字不太容易消失,可是掌握的人会越来越少。
在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中,他总结了做学问的三个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什么意思?就是要找一个人给你讲一下,或者你自己要弄清楚,不要被繁枝茂叶阻挡了自己对终极追求的认识,导致你望不尽天涯之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认识了终极的前途了,你这时就要拼命地读,废寝忘食,人都瘦了,衣带渐宽,你这个皮带今天这个扣,明天又缩了个扣,用心过度,当然也不需要这样,但是我不后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个“伊”,是词中本来写个女子,我为了学术,我消得人憔悴,没有问题。
第三个境界: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真正要在学问上有些成就,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人讲经营自己,这里叫人称他“大师”、那里叫人称他“巨匠”,没用。这是不期然而至、功到事成的。萨科齐授予我骑士勋章,我没有想到,我要钻营也不会法语,所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就是说他是不期然而至的。所以讲我们一定要在治学以前,一定要有一个非常好的心态。
我曾经给一个佛庙题过一副对联,上联是“放下利索名缰然后念佛”。你利索名缰都捆住了,你念什么佛上官静儿?下联是“远离颠倒梦想果真登天”。你能够远离颠倒梦想,就真的登天了。你虽然在地下,真的有天让你登吗鞭尾蝎?不是,是心灵。我还给一个庙题过一副对联,上联是“岂有庸凡何来圣哲”,没有庸凡的人,也没有天生圣哲的人,下联是“能辞懊恼便得清凉”。
我们要辞去很多心头的懊恼,心灵就会清凉。佛教的境界是一个清凉的莲花之境,你心里烦躁得不得了,看国学你看不进去,有七情六欲来驱使着你,你学什么国学呀?现在读着国学,心里却想着你读不进去。能辞懊恼便得清凉。这是我题佛庙的这两副对联,同样可以用在治学上面。
治学需要这样,实际上兴趣爱好也是这样。治国学和了解国学,没有绝对的界限,最初你也许是凭兴趣翻翻,后来翻出瘾来了,一本书看到手不释卷、不忍辍读,很感兴趣了,就渐渐入了微妙法门了,你就会有些思维。有些创作会出来了,你由一个爱者成为一个学者,没有绝对的界限。
国学的经典
国学的经典主要包括《尔雅》《孝经》《公羊传》《榖梁传》《左传》,再加上“四书五经”相互重叠的部分,总共是十三经。
“四书”大家都知道了,是南宋朱熹汇编的《四书章句集注》,成为以后所有科举考试必读的本子。朱熹当时遇到一个对手,就是陆九渊,他本身也是才智出众,还有他的弟弟陆九龄。他们当时有个鹅湖之辩。
陆九渊讲:“你的东西太琐碎艾特家族。”朱熹讲:“你的学问太简单菲纶。”后来朱熹伟大在什么地方?就是到了晚年,他承认陆九渊讲的一些道理是他自己所不知道的。他说:“我的年龄已经大了,我本来想改写我过去的一些著作,可是现在已没有精力了”。
从这点可以看出一个学者的伟大性格。他晚年有几封信,有一封信是直接给陆九渊的,同样表达了这种心情。以朱熹当时的地位,他完全是一个国师之位,地位非常之高,如果不是韩侂胄(tuō zhòu)这些奸臣害他的话,他不会死得那么悲惨。他开始定四书,而《四书章句集注》,我希望诸位都买一部,大家不是叫我提出一些书吗?顺便我就提出来了。
十三经基本上是五经的扩大和推演,《诗经》《尚书》《周易》没有变,《礼记》变成三礼:《礼记》《周礼》《仪礼》,《春秋》变成春秋三传:《春秋左氏传》《春秋·梁传》《春秋公羊传》,再加上《尔雅》《孝经》《论语》《孟子》,这个就很容易记住了女烈老虎凳。
注意《左传》变成三传,《礼》变成《周礼》《仪礼》和《礼记》。《孝经》是唐朝时期加入的。《孟子》这部书,在南宋时期被列为经书。《春秋左氏传》的故事讲得非常生动,文笔非常优美。《公羊传》和《榖梁传》,谈义理谈得比较深入,可是《左传》为今文学家提出异议,认为这个是西汉末年刘歆篡改过的。
你们记得杜工部的《秋兴八首》吗?“匡衡抗疏功名薄,刘向传经心事违”。刘向是刘歆的爸爸,也是个大学者,他传经给自己的儿子,可是违背了他的心愿。
国学的方便法门非宗教的方便
国学像个横无际涯的汪洋大海,我们怎样学国学,可以讲纷总总其离合兮,都来到面前,那么我们怎么办?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讲到: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陶潜采菊
有个渔夫——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这个就是大多数初学者的状态。夹岸数百步,全是桃树、桃花,满地落英缤纷,芳草鲜美,渔人很惊异,自己迷了路,可是信心没有断,继续往前行,欲穷其林,他愿意穷究到底,这个树林,在哪儿是它的终点?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想寻找这种学习的方法,往往是在自己的摸索中,因人而异,因为我提出来的一把钥匙,可能不适合每一个人,也许你在看到各种书籍以后,忽然对佛学感兴趣,或者忽然对儒学感兴趣,或者我就专门想研究庄子,这都是可能的。
不过你们要记住,一定像《桃花源记》里的这个渔人,在前行的过程里中,看到的都是美景,在这些美景之中,你会迷失。而过了一段以后,你会遇到一个山洞,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你就渐渐入了门道了,这个洞口就是微妙法门。你进了微妙法门以后,可能有个豁然开朗的境界,是那样的光亮无际。在这个时候,你是何等愉快,我想我所能提供的,仅仅是一个方法。
据说有些地方的大学语文,成了选修课,但是大学英语却是必修课,这个情况让我很惊讶,我觉得应该把国学课作为必修课,而不是选修课。我也赞成英语课是必修课,因为未来的世界,英语和中文显然是强势的语言。
这个强势的语言,需要我们一批年轻豪俊真正地掌握它,使它的光辉能够在世界上表现出来。我记得萨科齐在授予我荣誉军团骑士勋章的时候讲,他看到了东方文化的魅力。大家将来在国外或在国内,也能够成为代表我们这个语言的一个辉煌的人物,这是我对你们寄托的最大的希望。
读书方法因人而异,非只一端,可是我想有一个方法比较可靠,就是要知道,经典永远是少数,经典是经过人类的才智之士千百年淘汰,最后留下来的,一定要选几部认真地精读。
国学有没有方便法门,我提出来了,可是这个方便法门,不是叫人们去念《三字经》《千字文》,而是讲一个方法,这个方便法门和宗教信仰不太一样,譬如讲净土宗,你只要呼佛号“阿弥陀佛”,你就是佛教徒。甚至很虔诚的佛教徒,他就会四个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不停地念。
“阿弥陀佛”就是梵文的“无量光”,无量的光照,因为在佛家认为,你的心灵里本来有一盏灯,这盏灯仅仅是因为落了很多尘土,当你把尘土消除的时候,你的心灵会豁然开朗。而对我们每个人来讲,佛的光照,就是个无量的光照,阿弥陀佛就是无量光。
念无量光的时候,他会沉入一种境界。可是你叫我选四个字,讲这个是儒教的法门,我们只要念这四个字,就入了儒教之门了,就是儒教的信徒,这不可能。“中和仁恕、中和仁恕”,一天到晚念“中和仁恕”,念着念着就烦了,因为他没有那种境界,没有那种宗教的情绪。
当然妈的阿库娅,有人讲儒学是儒教,因为它有教主,有孔孟,有经典,有四书五经、十三经,有群众,你讲它是儒教也未尝不可。可是,它毕竟不是一个像佛教这样的宗教,你说提取儒家的几个字来说这是个方便法门吴玫萱,不太容易。
古人立志通过读书来学圣人,而今天的读书被称为“浅阅读”,追求的这种肤浅钱鹏飞,不愿意通过艰苦的阅读邦奇威尔斯,去思考更深层次的内容,得到收获。那么在快节奏的社会,如何保持读书的质量,同时能够满足急速变化的社会的需求呢?
读书方法因人而异,要选几部经典认真地精读,也可以有相当速度地泛读,譬如讲我看很多的小说,不可能每部小说都像看康德的哲学那样快,仅仅是把精彩的句子记下来郜晏中,就按照我这个办法花二军,还是要找一个有真知灼见的老师,他会告诉你什么是经典,什么可以泛读,什么可以浏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