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心如止水炫斌策(上)夜铮(1) 《京夏传》卷一-羚羊飞渡的草场

炫斌策(上)夜铮(1) 《京夏传》卷一-羚羊飞渡的草场
夜空中,一轮孤月高高挂起,皎洁的月光洒下,好似为水天一色的江城披上了一件银白色的薄纱,更显得纤细出尘。

嗒、嗒、嗒
一个匆匆的行者,却没有时间欣赏这美丽的江城夜色,在街道中穿梭,在屋檐上飞走,直奔巍巍的城门楼而去跳水兔的做法。
突然他停下脚步,犹如燕子回旋般翻身而下,落在了离城门楼不远处的窄巷中。王俪桥伸长脖劲眺望着,喃喃道:
“确实没人啊,心如止水但是我怎么老感觉有人呢欧雅若?”
撤回身,踌躇了几步后,行者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说道:
“小心无大错,北门看着邪乎,还是去东门吧”说罢,挺身一跃飞上墙头,东向而行。
向东行进间,行者突然发现一位身穿翠绿长袍的胡商,站立在青石长街口,手持京夏九州文士最爱的折扇,不伦不类地摇头摆脑,好像独自在吟诗作对。
“哈哈,哈,哈哈”行者忍不住低声笑道:“这胡人大晚上吟诗,装模做样的给谁看啊,真是个傻子!”
行者猛地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被自己刚才说的话吓到,掉头就跑,自语道:
“这大半夜的,这胡人莫不是装模做样给我看的吧?”
正疑惑间,一个不太标准的京夏口音说道:
“啊——,久闻妙手空空邓通的大名”
“啊——,在这如此美丽的夜色”
“啊——邓通少侠,为何不下来与我一起欣赏呢?”
邓通不用回头,都能猜到这个胡人正全力向他奔跑而来,因为声音越来越近,不过邓通唯一对自己有自信的就是轻功,看这胡人粗壮的样子也不可能是个轻功高手。
于是乎,边跑边调笑道:“小爷我对和男人一起欣赏夜色不感兴趣,这夜色你自己赏去吧,不好意思小爷我要遁了!”
只见一个扭身,邓通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墙头之上。
再出现时,他已经跑到了胡商后方街道两旁的屋檐上,依稀还能听见胡商的谩骂声从远处传来窃欲无罪。
邓通得意地转过头对着胡商所在的方向,呸了一声道:“能堵住你家小爷路的人,还没出生呢!”
“哦?是吗?”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边炸起。
邓通猛地一惊全身汗毛倒竖起来,犹如一直炸毛的夜猫,没有任何迟疑的动作,直接急速的翻身贴着屋檐伴随着瓦片碎落的声音滚到了巷道中。
就在邓通翻落入巷的那一刻,“咻咻——”两道肉眼可见的弧形剑气,从屋檐上方划过。
趴在地上的邓通一边暗自庆幸自己多次死里逃生锻炼出的直觉又救了自己一命,一边毫不拖泥带水的一个打挺起身,抬步急跃。
刚踏出没两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好像塞满了棉花一样根本使不出力,“啪—”的一声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赶紧双手撑地而起,却发现双手也开始绵软无力,再次跌倒,定睛一看,地面上铺满了犹如霜花般的银白色软钉一直延伸到巷道的尽头。
“哈哈哈,好大的手笔,满巷的“花非花,雾非雾”,这暗器四大家之一缙云花家的名器价值可不菲,如果只是为了对付邓某,哎呦,我都觉得可惜了了!”
邓通自知居然有人如此耗费巨资堵住自己的去路,定然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既然逃离无望,索性运用内功仰天大笑,碰碰运气看此刻是否有哪位正巧路过的大侠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话音刚落,只见一人头戴赤簪缨金翅冠,勒出双龙出海抹额,身穿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围着攒珠银鸾绦带,面若桃花,目如点漆,手持一把水波云纹钢煅银剑,好似一只丹顶白羽的仙鹤翩然而下,落于银白色巷道中。
月光洒落,此时狼狈不堪的邓通也情不自禁的感叹道:“想不到在我江右,居然有如此的秀丽人物啊!”

“这满地的霜花,当然不是为了你妙手空空而开”清冷的声音从眼前这位贵公子口中缓缓而出。
邓通双耳一震,瞳孔一缩,望着前面那位神情倨傲的赤冠白衣剑客,咬着牙朗声说道:“不是为了我,那公子为何儿要儿对儿邓某儿穷儿追儿不儿舍儿呢儿?。。这儿是儿。。怎么儿回儿。。事儿”
突然发现自己的舌头打卷发麻,邓通赶紧摸着自己的喉咙,难掩慌张的神色。
剑客一边向邓通走来,一边轻蔑地冷声道:
“哼!无知鼠辈,居然妄想有人会来救你这个偷儿吗?”
“殊不知你越是发功运气,'花非花,雾非雾'的无形软毒会更快的侵入你的全身,现在还只是舌头,要是侵入骨髓你这一辈子就只有瘫在床上的命了!”
此刻剑客已走到邓通的面前青春爱火花,用剑柄挑起了他的下巴,凑近对他轻声说道: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今整个江城都已经被我欢宇楼封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识相点,赶紧交出炫斌策,本楼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你是儿——欢宇楼主儿李儿世泯儿”,邓通惊呼道。
心中暗忖:九帮十八派,清中听欢在奥达文景观园。在京夏九州中,江右地区无藩镇驻守,最为特殊,于是这里也变成了商人的天堂,诞生了闻名天下的江右商帮,因为主业经营的不同,分为米帮,瓷帮,茶帮,矿帮,布帮,船帮,纸帮,砚帮,酒帮,每帮各有两派,全称九帮十八派。
但在这如今藩镇割据,兵荒马乱的年代想要做安稳生意是何等的艰难,于是乎依托江右商帮富可敌国的财力,四个以武护航的巨型武师行会应运而生,他们分别是清风阁、中简堂、听雨斋与欢宇楼,江湖人称“江右四霸”,这欢宇楼便是其中之一。
不仅如此,这欢宇楼主李世泯更是以九九八十一路排云剑法独步江右,人称“江城别鹤”。如此人物我邓通怎惹得起?
这回真要栽了,本来想着这票很简单,不过就是偷一老扒灰(盗墓)的宝贝,完后就可以领取一百两的赏金,哪晓得这么烫手。。。
“哈,哈,哈,哈法师伊凡,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那洒家算什么呢”
正在邓通踌躇要不要为了保命破坏行规交出炫斌策时,一阵粗犷沙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欢宇楼主李世泯立马持剑跃于后方,环顾四周无果后,大声说道:“是谁居然敢在江城撒野,装神弄鬼,出来!”
“碰”突然巷道左方墙壁破开一个大洞,两个身影向这边急速飞来
“刷刷”两道白色的剑光闪过,紧接着是入目的红浆洒落,在满地霜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凄美。
冲步、挥剑、转身、收剑,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又不失优雅
邓通正在暗自感叹的同时,带着得意神色的李世泯已经来到了两具伏尸的面前,挑开他们的面纱后
顿时一愣,大呼道:“张虎!乐琳!怎么是你们!”
“哈哈哈”
粗犷沙哑的声音再次从后方传来。
“哈哈哈”
这次笑声又从右方传来。
“李楼主居然连自家兄弟都不认得了”
这句又好似从前方传来。
“哈哈哈”
笑声再度从四面八方而来姬鹏飞之子,让人捉摸不透到底出自何方。
邓通思忖道:显然这是一种移位传音功夫,发声者在任何方向出现都有可能。
“哼!贼子休得猖狂!本座这就将你揪出来,只怕到那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青筋暴起的李世泯,一跃而起立于屋檐之上,剑身快速抖动,一个又一个耀眼的剑云出现在半空中。
“剑气留形!”
邓通心道,这是只有传说中的暗劲高手才能使出来的招数,寻常人哪里可以见到,今天我邓通真是三生有幸啊,就是死也值了,额,不对,呸,呸,呸,我可不想死,还是活着好。
噗——,突然胸口一闷,邓通口中吐出一滩鲜血,举目望去,四周铺满巷道的'花非花,雾非雾'都被压碎,像一瓶瓶被打破的酒酿。
邓通觉得此时有百斤重力压在自己身上,艰难得抬起头,望向此时还在檐上李世泯,全身被留形的剑气包裹,像是一团团白色的云朵,剑气还在不停地聚集,云层越集越厚,颜色由白变灰,由灰变黑,而在这过程中,邓通又吐了两口血。
邓通意识开始模糊,犹如梦呓道:
这就是传说中暗劲高手的实力吗。。。
想不到李世泯还没有完全使出“排云剑法”的剑招,仅仅是这“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剑意,我就不堪重负连吐三血。。。
古懂大师说的果然没有错,意气君来骨肉臣,我这练皮肉的小武者只有低头臣服的余地再无其他。。。
唔,唔,喘不过气来了。。。
唉,我这就要死去了吗。。。
我还没有娶媳妇呢。。。
“呼啦——”
“呼啦——”
一阵狂风突然从后方席卷而来,紧接着又是一阵狂风急速刮来,顿时飞沙走石,遮天蔽月。
“哈哈哈,排云剑法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洒家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
在狂风中心处,依稀可见一个身披灰袍手持一把长刀的刀客,随着风正急速地像李世泯扑来。
“你终于现身了,来的正好!看剑!”
李世泯似乎早就料定,身形一纵,裹挟着层层叠叠的剑云钻入飞沙狂风之中。
恰如风云际会,刀光剑影,电光石火之间,风消云散,只余下一个刀客和一个剑客在巷道中相向而立。
剑压陡然消失,邓通如释重负女配翻身攻略,立马精神抖擞,起身环顾四周,已是面目全非,处处都是断砖碎瓦,尘土飞扬。
下意识地扭了扭脖劲,居然发现自己已经能动了,看来刚才在那风卷残云的刀意与剑意的对决中,自己身上的软毒也随着那几口淤血的喷出而消解。
“噗——”
熟悉的吐血声打断了沉浸在喜悦之情的邓通。
邓通此时才开始认真打量这虽是有意,却是无心救了自己的刀客。
只见他身长八尺,虎背熊腰,身披一件陈旧的灰色长袍,露出黝黑粗壮的双臂,满脸的络腮胡子,手持一把如人身长的巨刀,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嘴角还残留着未擦拭完的血迹。。。
“哈哈哈王力乐,过瘾!”
“过瘾呐!”
“洒家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挥刀了”
“来,咱们再战!”
震耳欲聋的狂笑与粗犷沙哑的声音从刀客那巨大的嗓门中发出,刺痛了刚刚恢复过来的邓通的双耳,邓通正准备捂住双耳时,
“且慢!”
李世泯率先抬手打断了刀客,邓通这时才发现,他的白衣上已有多处血斑。
“久闻风卷连天笑刀客的威名,改日,本楼定会如田大侠所愿讨教一番,只是本楼今日还有要事要办,可否请田大侠移步呢?”李世泯继续说道,并作了一揖。
邓通心中大惊,原来是他!难怪可以和江右四霸之一的欢宇楼主李世泯不相伯仲。
风卷连天笑刀客,名叫田珍。
出身武勋世家,早年间为殿帅府陌刀卫,因得罪权奸,发配弇州西部荒漠。不想这田珍没死,而且福大命大悟得狂沙刀意,一下从一个名不经传的明劲武师蹿升至暗劲高手。
千里复仇手刃权奸,名震江湖后落草为寇,现为弇州二十一府五十六县绿林总瓢把子。
只是这田珍,独有一好,便是好古玩,被他看上的东西,无所不用其极,至今还没有脱手的,别号“夺宝奇兵”。
如今这位“夺宝奇兵”当前,自己真的只有破规保命一途了吗?
“哎呀,这可不巧啊,李楼主。”
“不是洒家不给李楼主面子,只是洒家生平,一不贪钱王清媛,二不好酒,三不恋色,四不嗜赌。唯独对这各类古玩爱不释手,只要瞧见了呀,便心痒难耐!”
田珍用刀斜指着邓通说道,“这小娃身上的炫斌策,乃十年前次州名藩炫斌府三宝之首,此策用冰绡空蚕丝雾帛所制,小书仙陆子谦玉笔亲书,一字千金!”
“不如这样,不知李楼主可否割爱,价钱多少李楼主随便开!”
“洒家若皱一下眉,洒家跟你姓!”
“你——”
李世泯顿时气血翻涌,脸涨得通红,双眼微闭,吐出一口浊气后说道:
“田大侠,明人不说暗话!”
“小书仙陆子谦成名之作《霹雳金光贴》就在田大侠府中,田大侠若只是为字而来,何须从弇州奔赴千里来我江右!”
“炫斌府当年为何能成为一代名藩,不就是因为帝器吗?”
“田大侠既然已知晓炫斌策蕴藏帝器的秘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欢宇楼对此策,是势在必得!”
“帝器”
当听到这个词出现的时候,邓通脑子里只剩下了“嗡嗡嗡”的声音。
脑海里传来了小时候在茶馆里听到的评书先生的声音:
话说京夏九州上古时代,玄门宗派横行,与妖魔苟且,视百姓为刍狗,荼毒生灵。
止戈大帝以武立世,灭名门二十八,诛强宗三十六,斩妖魔七十二。
收其灵宝,敛其骸骨,命工圣匚子炼铸一百单八通天神兵
史称“帝器”
嗡嗡嗡。。。。
邓通恍惚过后,终于知道自己这么一个小蟊贼为何能引得两大高手出动拦截,原来自己偷来的炫斌策居然蕴含着帝器的秘密。。。。。。
这哪是烫手穷丫头富千金啊,这简直是在烧命!
“你们要的炫斌策在此,送给你们了,什么行规,小爷我不在乎了——”
随着邓通的仰天长啸,一个雪白色的丝帛卷轴被抛向了夜空中
须臾
刀剑铿鸣之声,不绝于耳。
江州城北一条幽静的小巷中5dplay,两边多是破旧而古朴的院落的院墙,巷子深处的一间院落的朱红色大门下,站定着一个人,手拿着一个雪白色的丝帛卷轴,借着皎洁的月光,凝视着卷轴上的字迹,莞尔一笑后道:
“哈哈哈,炫斌策果然名不虚传,这小书仙陆子谦的字,连我这个不懂书法的人,都能看出不凡来啊”
“更何况这里还蕴藏着帝器的秘密,嘻嘻”
“李世泯和田珍那俩个傻戳,居然会以为我会把真的炫斌策丢给他们,哼,你们以为小爷我跟你们一样傻吗?”
“帝器之下皆蝼蚁!哈哈,有了帝器在手,什么不是唾手可得?”
“小爷那时,还会在乎你们两个小小的暗劲高手吗?简直是笑话,哈哈哈”
突然,列于道路两旁的街灯,齐刷刷地亮了起来,将整个小巷映照成诡艳的红色,邓通颤栗地抬起头望向巷外,一个斜长的影子正在向自己的脚下延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