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心术结局男朋友是法医会有什么体验?-深更小说

男朋友是法医会有什么体验?-深更小说


我叫林轩,今年25岁,参加工作三年,大学毕业女友和我哥们突然在一起了,我失去了恋人也丢了兄弟,从那以后至今单身。在父母眼中,我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工作很体面。在同学眼中,我是一名法医,工资很高,住着自己在一环买的一百平的房子,开着五十万的奥迪Q5。
实际上呢,我是一名活体解剖官,解剖的不是动物,而是活人。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变得非常沉默寡言,休息的时候宅在家里打游戏,看内涵段子。
但是至今我回想起那些事儿,还记忆犹新。
除了当初把我介绍到这里的已经去世的导师,除了我们单位的同事,几乎没人知道我每天真正做的工作都是什么。
为了满足科研与教学对活体解剖所需安康人体的需求,凡是监狱的服刑人员或死刑犯,可以自愿央求承受活体解剖,被用作活体解剖的实验材料,将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由专门的人体解剖官进行宰杀。
没错,是宰杀,刚来的时候我还不习惯用这个词,看到被宰杀的人体会反胃,晚上还会做噩梦,但是现在已经逐渐习惯了。
想要做实验材料,并没有那么简单,要求比人死后的器官捐献要严格的多。年龄必须是18至28岁的健康男女,男性的身体要求不低于1.80,健美阳刚,生殖器兴旺;女性要求身体姣好,五官端正。他们在被活体解剖前,必须经过饲养,体检,消毒,麻醉种种严厉的操作程序,才能上解剖台心术结局。
今天是我在这里工作的第1096天,也就是第四年的第一天,从来到这里到现在一共亲手解剖过10具尸体,五个男的,五个女的。
“林轩,明天有个活体会被送来,你跟吧。”主任走进办公室,扔给我一个文件。
“好!”我答应道,这应该是过年放假回来单位送来的第一个活体,我是这里最年轻的解剖官,多干活也是正常的。
但是,当我打开文件夹,翻看第一页资料介绍,看到上面贴着的一张两寸照的时候,脑子忽然轰的一声,感觉后背发凉,就像无形中有双眼睛盯着我一样。
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她不是早就死了吗,三年前我从实习生转正后亲手解剖的第一个活体,就是这个女孩,完全相同的一张脸,我记的非常清楚,在她左侧的下巴上有一颗很明显的美人痣,她的眼睛很大,很清澈,听说后来移植给了一个面临双眼失明的当红明星,至今仍然风生水起!
双胞胎?
不!不!因为是独立接手的第一个活体,我了解的特别详细,她是一个孤儿,因为贩毒被判了死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孤家寡人一个。
难道就是长的很像而已?
可是她的脸,她的眼神和三年前的那张女孩的脸完全一样。
继续往下翻资料,我头上出了层层冷汗,她们的年龄,身高,体重几乎都是一样的。打开门,我去了档案室,想要把三年前的我接手的那个案例找出来对比一下。
今天是阴天,档案室的灯也不太亮,有些昏暗。其实我们整个单位的灯光都不强,我反应过两次,得到的答复都是够用就行,这里是解剖活体的地方,又不是举办婚礼的地方。顺着时间我找到了那一年所有的档案登记。
可是我从头翻到尾,都没有看到。
偏偏在这个时候档案室的灯一闪一闪的,后背一阵冷风。
我猛的一回头,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
“啊!”我吓了一跳,身体紧紧的靠在后面的档案架上!
“林轩我叫纠结伦,你干嘛,见鬼了呀!”
我冷静下来一看,是白淼,单位里唯一一个差不多和我同龄的人,但是也比我大两岁,今年27了,是这里的档案管理员兼化验师,也是一个神婆,明明是生命科学博士毕业,却一天天神神道道的,经常总把鬼呀神呀挂在嘴边,到现在还没被开除也是奇迹。

其实她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她的胸很大,起码是C,主要是她身材偏偏很苗条,曲线玲珑的,唯有那里凸起特别的明显,也算是我们单位的一大亮点,是不是这一点也让她一直没被开除我就不知道了。
“没,白姐,我是来找个案例档案,发现没有呢怎么?”我问道,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她也没在,所以就自己去找了。
“你说的是这个吧?”她说着递给我一个档案袋,我打开一看上面的照片和名字,果然就是我三年前第一个接手的案例。
“主任让我拿给他看的,整理的时候我也发现了,明天要来的活体和这个女孩长的一模一样呀!”说着她突然把脸凑近我,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钻进我的鼻孔,神秘兮兮的说:“林轩,她回来了,回来找你了!”
她的胸都贴在我的身上了,那种带着温热的弹力让我有些把控不住,赶紧推了她一下,身子后退了两步。
“白姐,你别闹了,我们都是相信科学的,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我先出去了,你还是找人把灯修好了吧!”我说着赶紧离开了这里,没有理会她后面的笑声。
经过完全的资料对比,我发现两个人的身体体征近乎相同,因为工作的需要,活体的身高,体重,胸围,主要脏器的大小尺寸都会有详细的记录,虽然这个明天即将来的叫房贝贝的女孩和三年那个叫董梅的女孩了姓名不同,但是已知身体特征是完全相符的。
董梅是贩毒,而房贝贝是报复性杀人,被人强X未遂,她居然杀了那个男的还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手段异常的残忍,被判了死刑。
算了,也许就是巧合吧,毕竟人都是从猴子演变而来的,这世界上长的像的人也不是没有,新闻不是以前报过吗。
活体明天就来了,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我今天都提前准备好了,明天一来就开始进行。好在我在这个单位待了几年了,一些人和各种程序都熟悉,提前把表格都填好就OK。
各种琐碎的事情都忙完了,也到中午了,在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我又遇到了白姐。
“林轩,我看你状态不太对呀,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精神状态这么差?”
我以为她又是在逗我,没有当回事。“我身体好着呢,能吃能睡的哪有什么事?”但是她居然兜里拿出了手机,开启了自拍模式。
“不信你自己看,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无意的往屏幕上扫了一下。“我去仲晶,什么情况!”
屏幕下我的脸白的吓人,上面就好像铺了一层白粉一样,有点像从冷冻室里刚刚被推出来的尸体,身上有一层白霜……进入洗手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说实话,我被吓到了。
用手摸了一下脸,是白色的粉末。
我收集了一点放进了袋子里水月传奇,准备待会吃完饭去检验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从来没有擦任何护肤品的习惯,虽然我的脸看起来很光滑。赶紧用水洗干净,这才露出我白里透红的健康肤色。深吸一口气,用纸擦干净去了食堂,还好没事。
“林轩,过来,来这里!”我打完了饭准备找个位置,我是看到白姐在那了,但是不想坐过去。
只是她招呼我了,没办法了,她嗓门又那么大,我要是不过去不是当众打她脸吗。无奈走过去薛中行,把餐盘放在桌子上,坐了下来,我看了白姐一眼。
“白姐,你也老大不小了,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能不能矜持一点。”
听到我说的话,她眼睛一瞪:“怎么,姐姐又不用你娶,你担心个毛线,不过我和你说真的哈,林轩,你今天不太对劲呀,脸上沾的那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不知道,一会再说吧。”我回应,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谈论这个话题。
“我看你印堂发黑,双眼无神b神女友,这是撞鬼了呀!”白姐小声说道。
“你少来!”我无语,好好的一个女孩,要不是她性格这样说不定我都会追她了,有时候比爷们都爷们,那个胸长在她的身上,算是白瞎了。
匆匆的吃过饭,我就去了化验室,把兜里的小袋子拿了出来,开始做检验。
一个小时后,主要成分出来了。
主要都是无机质,元素成分主要是以钙、磷、氧、碳为主,钙和磷质比例比较高。化学不是我的专长,仅仅根据这些成分我不能确定是什么,拿着出的检测报告去找我师父,傅强,一个快要五十的人。
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对着一个实验瓶看,里面是蓝绿色的液体,估计是含有铜离子的溶液。
“师傅,你帮我看看这个检测报告亡灵进化专家,能确定是具体什么物质吗?”我说道。
“给我看看。”师傅接过检测报告。他看了一下,然后抬着看着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有点古怪。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以为又怎么样了呢,但是发现并没有摸到什么。“检测的东西还有吗,给我看看。”师傅说道。
我把袋子里剩余的粉末给了他。
他接过去打开袋子把粉末往手心里倒了一点,还用鼻子闻了一下,舌尖又添了一点点。
突然脸色一变。“这东西你在哪弄的?”
师傅历来都是一个稳重的人,我认识他好几年了,几乎都没怎么看到过他失态,你站在他面前都会特别安心那种,仿佛就是天塌了他都能稳如泰山。可是师傅的表情有些慌乱。
我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师傅,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东西是突然出现在我的脸上了,是啥呀?”
师傅的脸色更不好了。“我再检测一下,你坐那再等会路玉婷!”师傅说道,然后就开始检测我那一袋东西。
我的检测会有问题吗,不应该呀,虽然化学不是我的专长,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我不可能弄错的。但是既然师傅说了,我就在坐那等着吧。
不到半个小时,我发现他往一个试管里不知道放了什么物质冥主灵徒,里面的液体变成了黑色。
“真的是!”师傅说道。
我好奇的走过去,问道:“师傅,你确定是什么物质了?”
“是骨灰,人的头盖骨!”师傅看着我说道。
“啊!”听到这个答案,我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呀,师傅,咱们这里是解剖活体的地方,人体的每一寸几乎都会被利用上最后,根本没有骨灰!”我接着说道,要是别的东西也就算了,可是这东西我们这里是没有的。师傅却没有回答我,拉着我就出了化验室的门,然后直接去到了院子里。
“最近有什么事情是你感到不对劲的吗?”师傅问我。
我抬起头,想了想,我的生活很平淡,三点一线的,因为工作特殊,所以我也没什么朋友,和同学都很少见面,最多是回到家网上聊聊,再就是打打游戏,偶尔看看限制片,撸几发发泄发泄。
都说学医的人容易性冷淡,其实并不准确,只能说看多了人体结构,有时候还不如买个充气娃娃有新鲜感。
“没有,师傅。”我回应。
他眼睛盯着我:“真的没有?你再好好想象,任何你觉得有点不对劲的事情都不要放过沪上十二少,尤其是和死人有关系的,别着急,去那边坐着好好想想。”
师傅和我过去,我坐在椅子上,开始从十天前一点一点的回忆,尽量事无巨细。
第一天……没有。
第二天……没有。
……
第十天,也就是今天。
“师傅,今天确实有件事让我觉得意外,您还记得三年前我独立接手的那个活体吧,她叫董梅。”我对师傅说道。
“有点印象,我记得当时因为你有点紧张,那个女孩还安慰你说别紧张,是吧?”师傅问我。
我点点头:“确实是,她很勇敢布龙度蝎子,当时也很冷静。不过师傅,今天早上主任说明天要送来一个活体,让我接手处理。虽然名字不同,但是脸长的还有其他一些体征和三年前的董梅完全相同,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全都一样。”我说道。
师傅听着也有些惊讶。“还有这事?你把两份资料拿来给我看看。”
“好!”我应声,然后去办公室拿文件,因为还想对比看看,所以董梅的档案资料我也没有放回档案室。
拿过来后,师傅仔细看了一遍。“这个活体你别接手了,我来吧,等下我会去和主任说,你回家休息几天再来单位上班。”师傅说道。
“啊?这样不好吧,师傅,这才刚放假回来,您是不是知道什么?我这到底是啥情况,您告诉我呗,不然我心里也一直合计。”
师傅瞪了我一眼,说道:“啥事没有叶秋欣,你师傅我闲得慌不行吗,你说你,给你放假还不乐意,别一天就宅在家里,多出去走走,年纪轻轻的就应该朝气一点,活泼一点,别像我们这些人,一天暮气沉沉的!”
“师傅,你以前不是总说让我稳重一点吗?”我纳闷,今天师傅真的有点奇怪。
“哪有那么多问题,让你休假就休假,回家待三天再说,我会和主任去说的。”
看师傅的样子,也是挺坚持的,我只得点头同意。但是心里还在想,这到底为什么,因为脸上突然出现的骨灰?主任早上说的明天活体会送到,其实不是明天天亮的早晨,而是半夜零点以后。
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从打来这个单位的时候就被告知了,据说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就是活体不会在白天进入单位,而且必须是在凌晨十二点到两点之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姐说是因为活体进入我们这里就是注定要死的,死人白天不进活人门,听着挺拗口的。
其实我理解的意思就是虽然是活体,在没进来之前还是一个活人,但是已经是签了协议经过本人同意的,准确的说就是准死人。
死人白天进入活人生活的地方,不吉利吧,虽然我们这里是政府部门,但是其实我知道在地下室有个房间里有一个供堂的,师傅有一次喝酒喝多了告诉我的,但是平时谁也不会去那里廖劲锋,好像只有大领导才去。
我是这么理解的,不过我也没有详细打听过,我们属于政府机关,禁止宣扬封建迷信,这样的事情不能总去打听,容易犯错误。
“林轩,我不是让你回去吗,假也给你请完了,下班了怎么还不走?”师傅看着我有些意外的说道。
我们食堂也是有晚餐的,我也过来吃了。
“师傅,我帮帮你。”我说道,让他在这当苦力,我回去休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听说她女儿才从国外回来,待一个月就要回去的,他要是接手这个活体都没什么时间陪他女儿了。
师傅伸出手打了一下我的脑袋。“臭小子,谁让你帮,我接手不比你慢,赶紧回家,回家去吃饭!”师傅撵我。
“晚上,晚上,等活体到了我就走,这还不成吗?”我躲开说道。
他眼睛盯着我,说道:“你小子心里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啊,你看着可以,但是这个活体你绝对不准插手,知道吗?”见师父松口,我点了点头,你现在让我看看,下一步我就能接手了。
因为过年放假才回来,也没有多少活体过来,所以下班后还留在单位的除了门口的两个保安,就剩下我和师傅了
吃完了饭,闲着没事,我和师傅就在办公室里待着,他看电视,我玩电脑。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过了凌晨十二点。之前接到的通知就是活体会在十二点半之前到。
“一会你就在屋里待着你制杖吗,不准出去,知道吗?”师傅对我说道。
“好好,我不出去,就在里面看着行了吧,师傅!”我无奈的回应,他把我盯的很紧,这已经是第三遍强调了。
可是十二点半已经过了,活体并没有来。师傅打过电话,说是路上堵车了,还得等一会。
这一等就不是一时半会的,时间一下到了凌晨一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两点了。单位规定,两点以后活体不能进来。
“你们怎么会迷路?行了,快点走吧,但是要记住,如果过了两点还没进来,就明天再送吧,这是规定,你们不清楚吗?”师傅在电话里也急了,语气很不好。
我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师傅,你别生气,再说了,就真的迟了一会也没事吧,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我说道,也就敢在他的面前这样说,要是换了主任我可不敢。
“别乱说话,规矩就是规矩,这一点谁也不能违背!”师傅很严肃的说道。
终于,车进来了。师傅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长呼了一口气。“还好,一分不差!”他说着就抬脚往外走,走到门口处还不忘叮嘱我不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本来张开的嘴又闭上了,师傅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个屋里的时钟比正常的时间慢了一分钟,调了几次都是这样的,也就是说,载着活体的车进来的时间是凌晨两点零一分……“你们怎么回事,又不是新人了,不知道这里的规定吗,这要是再晚一分钟你们今天就得原路返回,还……啊!”
他边往外走边说,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南陵花神,但是他话还没说话,突然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就倒在了地上!
“师傅!”
我喊着跑了出去,发现他眼睛死死的睁着,看向来车的方向,口吐白沫,身体不断的抽动。
“呜呜呜呜!”不知道是他的鼻子还是他的嘴,发出这样的怪声。我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然后用手按师傅的人中。他的迹象是中风,这时候我对他大喊大叫是没用的。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帮我照顾师傅,不要动他,我去屋里把单人床搬出来!”我对门口的保安和在车上下来的两个司机喊道。
他们反应过来,赶紧跑到师傅的身边,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屋里跑,办公室有个折叠的单人床,值班时候用的。我记得位置,就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靠着墙放着呢。可是我进入办公室后,发现那个位置并没有那张床!
找了一圈也都没有找到。怎么回事,之前明明就在那里的,见了鬼了吗?
我心中着急,可是越是着急我越是找不到,接连找了好几间屋子,难道谁用了?不可能呀,我们只有值班的时候才会用到!就在我找的焦头烂额,准备实在找不到就把衣服脱下来,先把师傅抬到上面再说,不然地上太凉只会加重他的病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水的味道。“你是在找那个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我惊讶的回头,发现一个体态丰盈,眼睛很大的女孩就站在我的身后。
她的左侧下巴上有一颗很明显的美人痣。
“啊!董梅!不不!房贝贝,你怎么自己下车了,谁让你下来的!”
在档案上看到和在现实中看到还是有差别的,这个因为杀人被判死刑的房贝贝和我三年前解剖的那个女孩董梅一模一样!
起码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差别,那眼神,说话的声音,表情,完全一致。
董梅的活体从收纳到宰杀,所有的过程都是我亲手完成的,她的眼睛,她的心脏,她的生殖器官,身体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亲自解剖的。
可是今天,三年后,我仿佛再次看到了她,一个除了名字不同其他完全一样的女孩。

不知道是不是我说话的语气有些硬,她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我看车门打开了施陶芬贝格,我就进来了,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不知为何奈菲尔塔利,看她这副表情,我居然心里有些不忍,居然有种想要向她道歉的冲动。
林轩,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傻了,可是杀了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和两个孩子的杀人犯,你怎么可能对她同情。
来不及继续和她说话,我按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折叠单人床在那里放着。
我刚才没看到有呀,是自己太紧张了吗?
拿着床我就出了办公室,几个人把我师父抬着放到了床上,我脱下外套给他盖在了身上,又用湿毛巾敷在了他的额头上,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他身体抽搐的没有那么剧烈了,但是和我了解的中风病人有一点症状不同,一般都是紧闭着双眼,可是他的眼睛睁的特别大,就好像看到了超过心里承受能力的恐怖事物。
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没有任何的反应,说明他此时已经是昏迷的状态。
十五分钟后,救护车来了,师傅被紧急处理后抬上了救护车。
“真是对不起了,但是单位有规定,我师傅突然中风,我今天无法接收活体了,你们还是先送回去吧,改天再来。”我说道。
听我说这话,一个司机皱起了眉头:“小哥海鲨一号,你就通融通融,我们这大半夜的开车过来不容易,人都下车了你就暂时先把她安排到一个房间不就行了吗,而且我知道你们这规定中有一个是只要活体下车就算接收了吧?”
他说的没错,确实有这个规定,这也是我为难的地方。
“接收,郑翠萍不能让她回去!”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躺在担架上的我师傅突然坐了起来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又倒下了!
我不知道师傅为何会突然这样,但是我心里清楚他必须马上送去医院。
“这……算了,你们先走吧,我随后自己开车去医院,我师傅的爱人和他女儿已经去医院了!”我说道,刚才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救护车离开了,来送活体的车也走了。
“跟我走吧,先给你安排房间。”我对身边一直站着的活体说道。
她点点头跟着我往里面走。“我们以前见过吗?”我在前,她在后,我听到了她对我说道。
“你认识一个叫董梅的女孩吗?”我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道,转头看向她,放慢脚步和她并齐。其实这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就是要和活体保持良好的关系,最好是从她进来的那天起一直到解剖环节,始终让活体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而良好的心情就是保持身体健康的最佳一环。
她睁着大眼睛丹枫琼浆,有些迷茫的看着我。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不认识她,但是我看你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又问我。
“应该没有。”我回应,我们都不在一个城市,按着她档案写的我们根本没有可能见过面。
除非……
我不敢去想她是不是董梅灵魂重生的可能。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我不知道,至今也没见过,但是我们是政府部门,绝对不能宣扬封建迷信。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我问道,我们这里给活体住的房间很多,虽然都不大,但是每一个布置都不同,尤其是在颜色上,就是为了满足活体的不同口味。
“我喜欢红色,血红色。”她回应。
但是我心里一沉,董梅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她说她喜欢血红色。
“还有其他的颜色吗,再说一个。”我下意识的问道,不想把她和曾经的董梅安排在一个房间里。
血红色很少有活体喜欢,所以我们这里只有一间红色的房间。
她想了想,说道:“黑色,有吗?”
“有,我带你过去。”我说道。
但是我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她站在那里没动,眼睛盯着一个方向……
微信字数限制,篇幅有限
▼房贝贝看到了什么?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