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心灯旅途上的偶遇,我尝到了世上最美的少妇...-不眠阅读

旅途上的偶遇,我尝到了世上最美的少妇...-不眠阅读


豪华的高层楼顶上,凉风飕飕的吹着,沐汐坐着天台边沿,面无表情,下面引来了很多关注者,低头看着他们渺小而紧凑的身影,沐汐做了一个深呼吸。
这是A市最高建筑,沐汐第一次有了居高林下的感觉,她稍稍一动,便可看到下面人群一阵喧闹。几个人抬着气垫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气氛有点紧张。
“小姐,你能听到吗?别乱来,你跳下来会摔死的,有什么难处了,我们可以帮你!遇到问题,我们慢慢解决,不能想不开啊!”一个穿警服的男人拿着话筒大声吆喝着。
“是啊,好死不如赖活着,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下面有人附和着。
那是,得癌症的又不是你们,癌症晚期,你们能帮忙吗?!
沐汐一边想,一边鄙视的看着下面的人群。
想想也是,从小没了父母,在孤儿院长大,好不容易完成了学业,辛辛苦苦找一份工作,刚实习半年,单位年底发福利,一人一张健康体检卡,不检查还好,结果一检查就被查出患有癌症,还是晚期,别说是一个刚满20岁的小姑娘,放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啊。
“小姐你还跳不跳?要跳就利索点酒井直次,要不跳就别站那么高碍眼!看这都堵成啥了!”不知道谁在下面吼了一嗓子。
沐汐鄙视极了,“太没同情心了!”
“闺女,是不是老板欠你工资啊?你跳楼摔死了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你站在他们楼上也没用啊,奶奶给你支招,你去报警,告他们。”
现在的老太太,想象力一个比一个丰富!
但是经老太太这么一说,大家都把矛头指向了这栋大楼的主人,任氏集团,人群又是一阵沸腾,大家议论纷纷。
此时,第98层,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咖啡色杰尼亚正装,SilvanoLattanz(郎丹泽)黑色皮鞋,把他的身材修饰的完美绝伦,那棱角分明的五官和古铜色肌肤,让人一看,便知是个美男子。
他侧身而望,那棕色的眼眸深处,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捉摸的桀骜专横,宽大的手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时而低头饮上一口,然后在抬头向外望。
“任总,查清楚了,是一个女孩要跳楼,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一个保镖似的男人跑过去恭维的说。
他眉头皱了皱,杯子放到唇边,一饮而尽。
“给你十分钟,把这场面给我清了,多一秒钟你就不用再留在任氏了!”
“是!我这就去办!”说罢那个男人跑了出去。
天台上,沐汐已经不再走动,她坐在楼层边沿,面向楼下的人群,一言不发。看着楼下越来越多的人,嘈杂声,鸣笛声,一片混乱,她居然有了一丝轻松感。
就是要在市区最繁华的地段,站在最高的楼层上俯望大众!死前必须喧闹一把。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感觉中,突然闯上来几个男人,
“小姐,请你离开这里!”口气生硬的可以噎死人。
沐汐闻声忙回头说:“你们要干嘛,不许过来啊,过来我就跳下去!”
“跳不跳是你的事,不跳就快点离开!别在我们大楼上转悠,老板不喜欢!”说着几个人大步向前。
“我是来乘凉的,你们大楼还不让乘凉啊,你们老板脑子有问题吧淘宝权微博?!”
“你说话注意点!”
沐汐还没反映过来,已经被拖到了楼下。准确来说是被硬生生的赶出了大楼!
大家像是失望似的离开,还不停的嘟囔着,“现在的孩子,闹什么啊,不跳爬那么高干嘛?”
“我乘凉不行啊?!要你管!”沐汐顶着众人鄙视的眼光恶狠狠的说。
人群逐渐散去,沐汐沿着大道漫无目的走着。
“这年头,跳楼也有人管!”她还在生气刚刚被赶出大楼的情形。
都是要死的人了,就不能让任性点,又不是真想跳!!
想想这辈子该经历的都还没来的及经历,就要离开人世了。
上学,工作,结婚,生子,这几样完成了多少?
这几样经历了多少?
刚毕业半年,连是正式员工都不是,更别提结婚了,三个月的时间,生子是绝对没戏了。
结婚的话也不行,三个月离开人家,这不是坑人吗?!再说,自己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去哪里找对象结婚啊!
沐汐想着,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狠狠的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头,石头飞出好远,“咣”的一声撞到了垃圾桶上。
“对了,不用结婚也可以从女孩变成女人!”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轻轻的上扬,转身往银行的方向走去……
银行的人很多,等了好久才排到她,
“小姐,给我全部取出来!”说着递上一张银行卡和自己的身份证。
好一个大牌的气势!引来了周围人好奇的目光。
等了一会儿,小窗口递出来一叠人民币,“共11294.8元,您数数。”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只是这数字让沐汐大吃一惊。
“就这么点儿?!”沐汐大声问。
“是的,您卡里余额就剩下这么多,全取出来了。”又是一串音符。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顾不得说谢谢,沐汐转身离开。身后留下一片笑声。
毕业半年,还在实习期,每月不到三千块的工资,除了吃花,在加上给幼儿园买东西,能留下1万块已经不错了。
沐汐把钱小心的放到包里,朝何家行走去,这是A市新建的百货商场,她曾听同事说过,里面全是名牌,包里不上万,最好不要进去。
这是沐汐第一次进来,里面的奢侈豪华让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楼是化妆品,什么香奈儿,雅诗兰黛,海蓝之谜,赫莲娜等等,高端化妆品应有尽有,二楼是服装,除了意大利的杰尼亚和乔治·阿玛尼外,其他品牌她都不认得。三楼是鞋业,更是贵的离谱。
现在沐汐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议论何家行很有可能成为任氏集团商场这块儿的竞争对手。
“何家得多有钱啊!”沐汐不禁感叹道。
她挑了一身换季打折的行头,匆匆忙忙走出何家行,又去美容院敷了一下午面膜,还整理了一下头发,打车往H市的祥华宾馆驶去,她喜欢这个宾馆的颜色嘎日玛盖,外表全是粉色的,像极了公主的城堡!
到达祥华后,一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红地毯,一直延伸到宾馆门口,沐汐踏着红地毯,满意的向大厅走去,那金碧辉煌的格调让沐汐有点儿忐忑不安,她想转身逃出去,可想想自己忙活了一天,又坐了那么久的车,还是鼓足勇气,硬着头皮选了一间低等价位的房间,
“就这间吧!”她生硬的说。
“嗯,好的,请问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要!我要你们最帅气的男的来为我服务!”
前台小姐稍稍楞了一下,又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好的,您先回房休息,人一会儿就到。”
沐汐拿着房卡着急的往电梯走去,一不小心与从电梯里出来的女人撞在了一起,那个打扮妩媚的女人弯腰捡起她们掉下的房卡,递给沐汐一张,说了一声对不起,离开。
沐汐打开房门,等了很久不见有人进来,便自己向浴室走去,脱掉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沐汐有些伤感,那漂亮的脸蛋,那大大的眼睛,那白皙的皮肤,自己的第一次,居然要交给一个陌生人,真是人生一大败笔木本花音!
夜色渐浓,沐汐已经处于迷糊状态。
房门突然被打开,沐汐紧张的说:“别开灯!我不喜欢开灯!”
那人在门前迟疑了几秒钟,最终没打开卧室的灯,一人去浴室洗过后,掀开被子,躺在了沐汐身边。
沐汐见他久久没行动,心想,“不会那个不行吧?不应该啊,我都说了要最好的!”
可她还是开口说“你轻点我会配合你的,你让我满意了,我不会亏待你!”
那男子眉头紧蹙,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有人为了与他合作把女人送上他的床,清纯文静的。妩媚妖娆的,他都见过,可是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的还真没有。他转过身,看不清这女孩子的容貌,却能感受到她那扑通扑通跳到的小心脏。
她见他还没反应,有点儿不乐意了。
这是什么服务态度嘛!一点儿都不敬业!太没职业道德了!
好吧,钱不能白花,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想着侧身搂着了那个男人的腰,手在他身上一阵乱摸。
他眉头皱了皱,这手法相当不专业。
没想到一阵乱摸以后,那男的还是没反应。
她更不开心了,第一次还要自己霸王硬上弓不成,可自己是女的,他没反应,也办不成事雀斑王根会啊!
想着她猛地掀开被子趴在了他身上,哼,今天这钱不能白花!
一股莫名的欲火涌上心头,他没有理她,而是直接咬住了她的香唇,在她唇间徘徊。
第二天天微亮,沐汐就醒来,虽然觉得腰酸背痛,可是看到枕边这张帅气的脸,她还是很满足的笑了,想想昨晚的缠绵,不由的脸红了起来。
她迅速穿起衣服,看着为数不多的人民币,还是拿出来一些,并留下了一张纸条:
“你的服务我很满意,可惜本小姐资金有限,只能拿出这么多,祝你生意兴隆!”
然后速速离开了宾馆。
沐汐走出宾馆不久,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您好,打扰您了,请问您是沐汐小姐吗?”
“是啊,怎么了?”
那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笑声,随后变成了哭声,
“您没事就好了,您吓死我了。”
“你是谁啊邵雅涵?你吓死我了!”沐汐奇怪的说。
“我是前天给您病例的小护士,那天我有点不舒服,结果搞乱了病例,您是健康的,您没得病!”
“什么?!你再说一边!”
“我知道您肯定会怪我的,但是您真的没病,是我一时大意拿错了病例,您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您若不信,现在可以来医院重新免费检查一遍。”
“也就是说我没得癌症?”
“是。”
“也就是说我不是只能活三个月?”
“是。”
“也就是说我现在是健康人?”
“是。”
搞清状况的沐汐气愤极了,又想想刚失去的处女之身,她就像被触怒了的狮子一般,
“你们医院会不会办事啊?!还有你,不舒服上什么班啊!能不能对人民负责一点儿啊?!我差点没跳楼自杀,我要是死了谁负责啊?!有没有公德心啊?你们医院还要不要干下去啦?!我要告你们!我要起诉你们!”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知道错了。”
“你……你这是想逼着老子爆粗口……”说完狠狠的挂掉电话。
自己居然没病,没病干嘛还去找牛郎啊?!
她转身想去找那男人算账,可是一想,人家做的就是那生意,是自己主动要求的,又不是被人家强暴的,自己太不站理啊。
没了初夜,又赔了326块钱,太让人气愤了!
沐汐这次是坐班车回A市的,可怜的连的士都坐不起了蒋孝刚,看着自己身上以后可能再也不穿了的奢侈品,她懊恼极了。
现在还真是两袖清风,工作辞了,钱包空了,初夜没了。
她狠狠的抓了抓头发,搞不清楚要闹哪样!
到达A市后,匆匆忙忙找地方换了衣服,径直去了红太阳孤儿院,那是她长大的地方。
“看这小脸,颜色那么不好看,几天不回来怎么搞成这样了?连个电话都没有,你冯爷爷念叨你两天了。”孤儿院的刘妈心疼的对沐汐说。
“我没事的啦,这不是回来了嘛,行啦花樽与花,您忙您的,我去看看冯爷爷和孩子们。”
“好,你小点声,孩子们刚睡下。”
“知道啦。”
说着向另一个屋里走去。
刚到门口就听见老爷子的声音:“谁啊?别告诉我是沐小汐啊?”
“嘻嘻,爷爷。是我。”
“还知道回来啊?以为把我这老骨头忘了呢,两个月了你都去哪了?”
两个月?两个月?两周也没啊!
“爷爷,哪有那么久啊,两周也没吴栋材啊!”
看冯爷爷不说话,沐汐讨好的说,“知道冯爷爷最爱小汐了不是,不生气哈,以后我保证每周都回来,这周不是公司出差嘛。”
“你一个做蛋糕的还要出差?!”
老爷子抬头看了看她,眼神明显的透露出不信。
“对啊,不是要学习吗柴河沿战役,去外面学习别人的技术,公司这是要栽培我呢。”
说的那么淡定,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撒谎技术已经到一定境界了,足可以当大神了。
“嗯,那就好好努力!尽早实现自己的梦想。既然回来了,给你说点事,一直出钱给康康治病的那个老爷子回台湾了,以后不会回来了,可能不能在资助我们了。”
“啊?那怎么办?”
“别着急,他给我们介绍了一个更厉害的角色,任氏集团,听说这个任氏准备关注慈善,所以我们一定要努力。”
“您的意思让我去做公关?”
“对,你最合适。”
“嗯。”
从孤儿院回来天已经黑了,她回到自己租的小屋里,仰面躺在舒服的小床上,筹划着明天如何去说服任氏集团。
任天奇从H市回来,就一直板着脸,搞得公司员工更是不敢接近,特助凌峰都不知道自己一天挨了多少骂。
早早看到司机开着新车来,凌峰心里踏实了很多,他多少是了解自己的老板,生气了就会疯狂消费,钱花出去了也就不那么生气了,怕的就是有钱花不出去!
“任总好,今天我们的股市又上涨到了一个新高度,是个好兆头。”
其实,凌峰还想说,何家行的股票上涨速度更快,可是想想任天奇这两天的火爆脾气,没敢说。
“嗯,把准确数据拿来给我步履阑珊。”任天奇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电梯。
“等一下。等一下。”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任天奇听着耳熟,一时间只顾看股市数据了也没在意。
电梯在稳稳的上升。
“小姐,您等一下,请您坐那边的电梯。”说着保安指向了那个门口很多人的方向。
“不,不,我赶时间。”
“这是去任总办公室的专梯,您还是去那边吧。韩牧岑
“我就是要去找你们任总啊,快点让开。大事,耽误了你负责不起!”
“小姐别让我们为难,这个电梯都是任总指定的人才能乘坐的。您有事去那边。”
“……”
“你只说了我们的股市情况,何家的股票上涨情况你是没看见吗?长眼睛干嘛使得!”凌峰听着任天奇一句一句的骂着,听着也不敢说话。
“专梯口还能出现陌生人,告诉保安科,今天值班的人不用干了,给我滚出任氏集团!”
凌峰连忙点头。
看来这心情还是没完全扭转。
“任总,今天刘老介绍的红太阳孤儿院会来人,您要不要见?”
“不见!”
说着把股市数据报告摔在办公桌上。
“那是刘老介绍的,您看?”
凌峰可不想现在给他添堵,可是不说又不行。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安排了?!”
那犀利的眼神,让凌峰打了个寒颤。
“不炎魔之魂,不,您误会了!我哪有那胆量?!”
见任天奇不说话,凌峰接着说:“北上广房地产那边今天来电,希望您有空时能开个会议,听着挺急,像是突发事件。您看要不要……?”
任天奇想了一会儿说,“红太阳孤儿院的人来了让他们在外面等我,现在给我转接北上广视频会议!”
“明白。”
沐汐费了好大力气才到达顶层,那叫一个累,她就闹不明白了,楼层那么高干嘛?!
刚出电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一个三十多岁,带着黑框眼镜的女人堵在了门外,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嗯。我要见你们任总。”
“您有约吗?”
“有!”
“任总正在开会,您先坐外面等会儿吧,开完会会叫您的。”
“嗯嗯,谢谢。”沐汐连连点头。
她坐在真皮沙发上有点儿紧张,双手合十,夹在腿中。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手心中的汗水。
紧张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说服那个任总裁,外界传言他是一个高冷绝情的人,一般人惹不起,二般人更惹不起,像她这种排不上级别的更别提了!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有人从里面出来,她探了探头,更紧张了。
“吱扭”一声门突然被打开了,吓得沐汐身子猛地抖了一下,她的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
最后才搞清楚是有人出来拿东西,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透过门缝,沐汐看到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心灯,她大惊失色,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禁不住叫了一声,“牛郎!”
她又看了看,指着办公室的方向,冲着凌峰和王秘书大声的说:“他、他、他就是牛郎!”
凌峰和王秘书都惊呆了,可是还没反映过来,就看见沐汐往外跑去,那速度,简直就是百米冲刺!拦都拦不住,钻入电梯,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这是什么情况,任总居然是牛郎?他家大业大的,还去做兼职?不对啊,他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太不可失意了!
沐汐一边走出任氏大楼,一边烦恼的想着,她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除非他有双胞胎兄弟。
急忙打开车门,手一直在抖,钥匙半天才插上,可是刚走出停车场不远,
“咣”的一声,几乎吓她个半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有两个保安飞快的跑了过来。
“下车,下车”保安敲着玻璃说。
“怎么回事啊?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你撞了任总的新车。”另一个保安看笑话似的说。
废话,这豪车除了任总谁还能开的起啊!
“额,我知道,真不好意思啊,我是任总他表妹,今天刚从国外回来,本来想着中午约他一起吃个饭,结果看他那么忙,就不打扰了,改天吧。他有我电话,有事让他给我打电话。”
现在也到一定境界了,说谎都不在打草稿的。可能自己是忘记了自己穿的衣服和开的破车。
两个保安看了她一会儿,还是没让她走。
“……”
“嗯,对,她说是您表妹,刚从国外回来。”
“……”
“带她来我办公室。”
此时任天奇很是费解吴文献事件,他是有一个表妹在澳大利亚读书,可是没听说回来。
这人肯定是冒充的,毫无疑问,只是谁敢有这么大胆子冒充他任天奇的表妹!他还真想见见。
当保安带着沐汐到办公室时,她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敢敲诈我,我就用他做牛郎这件事威胁他!
沐汐得意的想着,倒是轻松了不少。
“你们别那么生硬,你们对我客气点儿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听到办公室外这个声音,任天奇皱了皱眉头,这声音,很熟悉都市邪修,他想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那神秘优雅的眼神深处,透着一丝坏意。
凌峰看了任天奇好一会儿,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看的出来,任天奇这会儿心情不错。
“让她进来。”任天奇轻松的说。
沐汐进入办公室后,凌峰看了她一眼便轻轻地笑了起来,白色T恤,泛白的蓝色牛仔裤,白色帆布鞋,齐头帘,大眼睛,那深色的眸子,让人看一次就不会忘记。高高的马尾,偏黄色的皮肤,纤细的身姿,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这怎么看也不像国外回来的千金小姐。而且,她明明就是刚才那个……
“表妹,你回来了啊?回来了也不说声,我让阿松去接你。”
任天奇这么一说,震惊了屋内所有人,连沐汐都瞪大眼睛,红着脸看着他。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明明是冒牌货,难道任总是瞎子,可没听说过任氏集团的总裁是瞎子啊。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小表妹叙叙旧。”
大家云里雾里的走出办公室。凌峰在任天奇耳边说了几句后,抬头看看她,也悄然离开。
“这不是红太阳孤儿院的那个女孩吗?怎么就?”王秘书疑惑的问,
“不要在私下讨论总裁身边的人。”凌峰说着向王秘书会意的笑了起来。
办公室内,任天奇一脸坏笑的看着沐汐,看的她全身起毛。
“我撞了你的车,那个,我会赔你的!”沐汐心虚的说。
“好啊,赔是一定要赔的!只是,我怎么记得谁说过我服务好了不会亏待我的啊?!”
任天奇说着向沐汐走去石田萌美。
沐汐看着他,脸红红的不知说什么好。
“对啊,你、你要是敢敲诈我,我就把你私下做牛郎兼职这件事说出去,让你脸面无存。”
一听到“牛郎”这个词,任天奇突然大怒,一下把她挤压在墙上。
沐汐害怕的说不出话来,瞪大眼睛看着他,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他爱看她那双大眼睛,深深的眸子上似乎有一层迷雾。让人心生怜爱。一副楚楚可怜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感受着她心跳的加速,和明显上升的体温,任天奇忍不住吻上了她的唇。
等了好久,他放开她。她差点瘫软倒地。
“你流氓。”
“我流氓?哈哈,看你那饥渴样,要不也不会去外面找男人啊?”
“你……”
沐汐被他堵的说不出话来。
他就是喜欢看她那不做作的窘样。
“这样,看在我们有一夜情的份上,我不要你多出,500万,交钱走人,交不出来的话,呵呵……”
“500万?你打劫啊?!”沐汐狠狠的说。嘴巴几乎成了O型鬼古女。
“那款劳斯莱斯银魅是我今天刚提出来的,市场价1亿欧元,你说,让你拿出500万多吗?”
1亿欧元!!沐汐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我没那么多钱呢?”
“卖身!”
“什么?用我的身体跟你做金钱交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一个很饥渴的女人!”
“你……”
等了一会儿,沐汐转变了口气,硬的不行,来软的试试,
“你们任氏不是要做慈善事业吗?500万对你来说,不算什么,所以,你就别和我计较了……吧?”
任天奇看看她,心想:会的还真不少!
“500万是不多,可惜任氏不是制造人民币的,我也不是慈善家。拿钱,就走人,没钱,就签卖身契约!”
“而且,我的特助也说了,你是红太阳孤儿院的。如果你想任氏集团顺利资助红太阳孤儿院,该怎么做,你应该懂!”
“任总,我一直很崇拜你,你那高大上的形象早在我心中树立起来了,你有钱,又英俊,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您老为人厚道,善良,在我心里,你就是救世主……”
她一副崇拜的模样看着他说。
“我是不是救世主,你前天晚上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你……算了,可是我现在觉得您已经不是救世主了,您在我心中的形象有点受损了。”
“我不稀罕在你心中是什么形象!”
他头都不抬的看着手中的文件。一句话,赤裸裸的把沐汐给鄙视了。
就这样,她委屈求全成了他身边的女人。在办公室内坐了一上午。
任天奇心情大好,说:“我带你去个地方。”
拉着她走出办公室时,大家都震惊了,只有凌峰笑着说:“任总要出门?”
“嗯,小表妹刚回国,我带她逛逛,你们给我盯死何家行!”
说着扬长而去。
“把我的法拉利开过来。去祥华!”
“嗯。”司机认真的说。
然后对后面的保镖说:“告诉凌峰孟母不欺子,把银魅开去4S店。”
“是。”
……
一路上任天奇都坏坏的看着她,手还在她身上不停的转悠着,刚才在办公室就强忍着,如果不是当时理智,早就要了她。他总是喜欢把好的东西放到最后吃,找个安全的地方,一点一点吃掉。他认为那叫享受松原启众网。
车子到达祥华后,沐汐就明白了任天奇的意图。
“我带你回味一下你的初夜。”任天奇恬不知耻的说。
沐汐紧紧地握着小拳头,生气,羞涩,却又无奈。
同样的房间,同样的格调,同样的人。
一进屋任天奇就粗鲁的把她压在房门上。房门很硬,一下子撞疼了她,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冰冷的双唇就贴了上来。
沐汐被任天奇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坏了,她慌乱的快要停止了呼吸。
他在她唇间徘徊,这次与上次不同,这次他要慢慢的享受。
他的双手已不在只满足于腰肢,而是急切的在后背摩挲着,一手捏着她纤细的脖子,一手顺着那小蛮腰一路而下。
“还真是个小妖精。”他满意的说。
他放开了她的唇,看着这个被他玩弄的满脸通红的女孩,那不断上升的体温,哪怕是隔着衣服,也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她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没了高贵的尊严,在任天奇给她制造的小圈里乱跳,可最终没能跳的出去。
沐汐痛苦又害怕的表情让他很反感。他停止动作,忍住身下的烈火,说:“你不愿意?”
沐汐惊恐的没有说话,她一直哆嗦着身子。颤抖不停。
“不愿意可以走,我今天还真不想逼你。”任天奇的口气充满了挑衅。
他放了她,看着眼前这个衣衫不整的女孩,那裸露的双肩暴露了她身体的白皙。充满了诱惑。
她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发自内心的不想和眼前这个男人在发生关系。
任天奇独自进入浴室,那哗哗的水声淹没着沐汐的心灵,孤儿院对她来说,比生命还重要,她必须学会替他们分忧,如果她的身体能换来孩子们健康成长的机会,她是愿意的。况且,那500万,她一辈子也还不完。
任天奇从浴室出来,随意的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光着脚,腰上只系了一条白色毛巾,他看了一眼衣服都没整理的沐汐,停止了脚步说:“给你机会了,你不走,不走就听话。”说完便走向床边,独自坐在了那张诺大的床上。
沐汐看着他,那小麦色的腹肌,那完美的身材,都成了沐汐所厌恶的对象,可她还是一步一步向任天奇走去,单跪在任天奇身旁,垂着幽魅地眼,慢慢地,慢慢地将脸轻轻的放在了任天奇腿上,大腿上立即有了湿漉漉的感觉,那是她脸上还没来得及擦干的泪水。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呢喃,“这是你自愿的。”说着一把抱起她,狠狠的扔在了床上,扯掉系在腰间的毛巾,像猛虎一样扑了上去。
她咬紧牙关,任他宰割……
因微信篇幅设置
更多高潮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