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忘忧草是什么日久不一定会生情-最热星座运势

日久不一定会生情-最热星座运势
但肯定会累

第1章:陌生的气息袭来
“林夏,我们分手吧傅腾龙!”他一贯温润的脸,突然变换,染上了薄凉的气息。
林夏一愣,她看向面前的男人,带着不可置信的情绪:“谭阅,今天不是愚人节,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好么绿茵全能王?”
他皱眉,似乎有所不忍,但又想到了什么,眸光更为冷凝,说出的话语也冷酷至极:“分手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众夫争仙。”
林夏的心猛然一颤,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这才确定他并没有开玩笑,喉咙不由得哽咽了几分:“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我不同意,谭阅,理由,给我一个理由?”林夏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她紧紧攥着手指,指甲嵌入皮肉之中,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因为她此时的心……更痛。
他薄凉的声音响起,不留一丝余地:“因为不爱,因为腻了!”
“谭阅不是的……这不是理由……”
林夏情绪失了控,她倔强的索要着一个答案,男人深邃的眸子闪了闪,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却并没有持续多久,稍而,重新染上的是更多的残忍,他毫不留情的甩开了林夏的手,融入了黑夜之中。
“谭阅……”林夏猛地从梦中惊醒,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看着手中紧握的照片,笑了笑,拭去眼角的泪水。
照片男子从背后拥着女子,目光有着溺宠。
这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谭阅,这个曾经将她宠到心尖里的男人,却在一年前对她说了分手后,忘忧草是什么就消失,一走便是一年。
这期间,林夏曾经疯狂的找过他,可是都无迹可寻。
她和谭阅青梅竹马,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她也以为,他们会携手走到最后,可……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找谭阅,是无法放弃的感情?
还是,她始终不信,当初那个分手的理由复仇大世界。
所以,她要得到答案……
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林夏吸了吸鼻子,掩盖了自己悲伤的情绪,才接起了电话。
“林夏,我好像看到谭阅了……”
林夏全身一僵,凉风袭来,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冻住,苦涩的气息萦绕,抽空了她所有的快乐,剩下的只有疼痛。
“在哪?”半响后,林夏才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
“在银湾路这边……”
林夏先是怔了怔,随后立即挂了电话,跑了出去……
外面很冷,她才想起,自己走的恨匆忙,连外衣都没有穿。
那份急切的心情,只有她自己能懂。
“小心,有车”有人大喊了一声。
林夏一惊。
一辆车急速驶了过来……
看着飞奔而来的车想要躲避,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她吓的惊心动魄。
与此同时,近在咫尺的车踩下了急刹!!
事故终究是没能够避免。
林夏整个人被撞翻在地,腿部被刮伤,手臂更是传来一阵钻心般的疼痛……
“撞人啦……”
楚萧寒皱眉,他打开车门下了车,朝车前走去。
林夏有那么一瞬,疼的全身麻木,待她稍微缓过来一些后明我以德,有些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肩头,精致的脸颊染着白纸一样的苍白,她呜咽了一声,疼,实在是太疼了。
楚萧寒看向有些软软无力坐在地上的林夏,磁性的声音低沉有力,明明是询问,字里行间却带着与身俱来的冷漠气息,“你怎么样?”
林夏缓了口气,她双手撑着地,想要起身,却根本没有半分力气,手一滑,往后倒了去。
发散开,露出她的脸颊,让楚萧寒骤然一震。
是她?
“别动。”他长臂一伸,将她扶住招行一事通,再凝向她的眸分明暖和了几分色泽,“你受的伤有些严重,我送你去医院。”
陌生的气息袭来,温温热热的臂膀,沉稳有力的心跳,淡淡的烟草香萦绕着,让林夏有那么一瞬,想到了谁?
心,忽然好疼。
她抗拒的推开了楚萧寒:“我没事。”
可是也正因为她的动作而拉扯,手臂渗透出了血水。
楚萧寒微蹙眉,他霸气的将女人搀扶:“都出血了,还逞强?”
林夏脸色苍白,却还是倔强的甩开了胳膊上的手,她咬唇,用尽力气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就要往前面走,可是实在太过吃力。
忽然,身体腾了空。
她一愣,刚想要挣扎,就听到男人冷冷的警告她:“别动,如果你不想残废的话。’
“大叔,放我下来……我还有急事……”
看向男人,她才注意到男人好看的脸庞。
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浓烈的眉泛着浅浅涟漪,犹如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乌黑深邃的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高挺的鼻,薄薄的唇,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楚萧寒没有理会林夏,直接将放到车上,给她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后,说,“暂时止血用用,具体的,得去医院做详细的处理与检查。”
启动引擎,他拨通了几个电话,车一路往医院开去,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他先下车,然后再打开后车座的门将林夏抱了出来。
那边,秦助理跑了过来。
“总裁……”
“都联系好了?”楚萧寒大步朝里面走去,身后的秦助理瞪圆了眼睛。
刚刚……他看到自家总裁抱着一个大姑娘?
不由得的很是意外。
要知道,楚萧寒平时连女人都不喜欢多看一眼的……
侧眸,见男人冷的瞪了他一眼,打了个寒颤,赶忙开口,“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人送过来呢一吻赏英雄。”
楚萧寒这才满意的收眸。
这之后,处理好伤口,是一系列的检查,再然后,楚萧寒抱着林夏往病房走去,他挑唇,“腿部的伤不严重,主要是手臂,打了石膏柏村左阵。”
林夏皱眉:“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楚萧寒俯下头看着林夏,挑唇问她:“你确定受伤后走路,能跟得上我的脚步?”
第2章:似乎想起了什么
林夏一愣,随后开口:“那我可以坐轮椅……”
“推来推去的麻烦。”楚萧寒抱着林夏进了病房,将她放在床上,说,“已经给你办了住院手续。”
闻言,林夏果断的拒绝,“我不住院。”
这里环境好,费用一定不低。
似乎察觉到林夏的顾虑,楚萧寒凝了凝眸,淡淡的告诉她,“责任方在于我,费用方面,你不必担心,我会负责。”
他抬腕,看了看时间,似乎还有急事。
林夏察觉了出来,她不打算耽搁他的事,便说:“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这边没有大碍。”
楚萧寒抿唇,稍后,他取出名片递给她:“有事联系我吧。”
毕竟撞了人,所以,他会负责。
楚萧寒离开了。
林夏摸出手机,她接通了张思雨的电话,当张思雨知道林夏进了医院后,不由得震惊,“什么?出了车祸?林夏,那你有没有事?”
“思雨,我这边没事,你别管我,你只管告诉我,你当真看到了谭阅?”
“林夏,你都出车祸了,还打听他的事做什么?他都那样一走了之,对你这么绝情了,分手来的那么突然,甚至都没有告诉你原因,做的这么绝情的男人,还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张思雨一阵吼起,“你在哪家医院?我过来看你。”
“思雨,我问你正事。”
张思雨怒从心头起,“林夏,他就这么重要?一年前还没有把你伤害的遍体鳞伤?时间推移,我以为你能够忘了他,可是到现在他的身影在你脑海里还挥之不去,这又是何苦?”
那端一阵沉默……
顿了顿,张思雨做了个决定,说到,“林夏,或许你是因为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当初他离开的原因,或许还爱着他,但其实,刚刚我并没有看到他,只是逗你玩的。”
“真的?你没有骗我?”
“没有。”
得到肯定的回答,林夏的心情异常的复杂,她有失落,也有疼痛,最后,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或许不见,也是一件好事。”
林夏出了医院,她回了学校。
张思雨见到她受伤,不禁数落了她几句,不过尽是关心。
林夏一笑置之。
转眼到了次日,她接到一通电话,顿时苍白了脸——
“林夏,你妈妈这些年身体本来就虚弱,但为了让你不操心,所以隐瞒着病情,只是这次因为操劳过度犯病了,已经急救送了医院,医生说这病情比较严重,必须要做手术,费用至少在五十万左右……”
电话是邻居张阿姨打来的。
听到这个数字,林夏无力的往后退了几步。
五十万?
她哪里来那么多钱?
就算是把她卖了,只怕也没有。
可是没有钱,妈妈的病要怎么办哑王爷?
手磕碰到床沿,钻心般的疼痛从伤口处蔓延看来,让林夏一惊醒。
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下意识的找出了那张名片……
楚萧寒!张苏泉!
那个撞到过她的男人……看他的样子,还有那价值不菲的车,应该是个有钱人吧?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竟然拨通了他的号码,在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后,她吸了口气,说:“你好,我是昨天被你撞到的女孩……”
“我知道黄巾倚。”楚萧寒淡淡应着,等待着她的下文。
林夏有一瞬不知要如何开口,但她知道,自己已经走投无路,静默了下后,她鼓起了勇气,开口:“能不能借点钱给我?”
如此直白的话,让楚萧寒眸子一眯。
多少有些难为情,林夏的心是慌乱的。
毕竟,他们只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朝他开口,心里紧张慌乱的要命。
气氛沉默下来,有些压抑,令人窒息。
终于,他开了口,音如魔魅:“盛肖会馆,你过来。”
当她赶到他制定的地点之时,早有助理在外等待,并且一路引着她走了进去,推开门,一股清淡幽雅的茶香弥漫而来。
他坐在那里,量身定制的西装剪裁得体,淡淡的光线照射下来,五官线条分明,一举手一投足之间皆是优雅。
楚萧寒看了林夏一眼,深不见底的眸子凉光一闪而过,他开口,淡淡的声音传来:“坐。”
林夏犹豫一瞬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她看向男人,一路过来都在想要怎么开口,是祈求?
可是并没有交情,别人凭什么可怜你,帮助你?
林夏看着这个男人,心里揣揣不安的同时,脱口而出:“大叔,昨天的责任方在于你,所以,我希望能得到赔偿。”
殊不知,说出这样理直气壮的话语,实际上她是因为没底。
太过于慌乱导致。
楚萧寒递了杯茶到她面前,幽深的眸子微抬,问她:“你要多少?”
没想到他没有说多话,直接这么问她。
想了想后,林夏鼓起勇气,说:“五十万。”
说完的时候,她心惊肉跳,背脊挺直了的望着他,紧绷的情绪显而易见。
听到这个数目,楚萧寒的唇角勾动,弧度冷了下来,他审视着她,“翻了十倍的数目,说出口会不会觉得有些夸张?”
语气中,带了讥讽的意味。
第3章:这里不是银行
林夏不是没有听出来,可是,她也只能舍弃尊严。
“我现在急需钱。”她将话语尽量说的有底气一点,是借着撞车一事作为理由:“所以希望你能答应我。”
楚萧寒冷哼,“如果每个人都借着这样的理由来敲诈我,那我楚萧寒岂不是要破产?”
敲诈?
林夏也知道这个数目实在是不合理,如果不是手术费所逼,她也不想来找他,但事实已是如此,她没有退路。
想了想后,她提出意见:“实在不行,就当是我借你的,以后,我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你,行么?”
他简言意赅,拒绝的冷漠,“我这里不是银行。”
林夏闭了闭眼睛,她坚守着最后的底线,“只要你借给我钱,不论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是么?”楚萧寒眼眸中蹦出了几许玩味,他的语气依旧很冷很冰凉,“那如果我让你去死呢?”
林夏一窒。
瞧着她的反应,他阖首。
似乎,她真的很需要钱。
再说了,真的让她去死,他也舍不得。
只是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不记得他了……不过不要紧,他还记得她就行。
想到此,他眸光一闪,挑唇问她:“身份证带了么?”
林夏皱眉,甚为不解,但还是应声到:“带了。”
“把身份证给我。”他伸手,命令她。
林夏不明所以,但很快想到,他这是同意了,所以抵押她的身份证?
想到此,她将身份证递给了他。
楚萧寒凝着上面青涩的证件照,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女孩,他眯了眯眸子,下一瞬,抬手按下了内键,吩咐秘书:“叫秦助理进来一下。”
秦棠推门而入,恭敬的询问,“总裁,请问有什么吩咐?”
“秦棠,替我把结婚手续办了,另外,让律师拟份婚前协议书过来。”
林夏极度意外,她的心有些慌乱,不可思议的望着楚萧寒,“大叔,你要和我结婚?”
楚萧寒挑眉不悦,“我有这么老?”
林夏想了想后,换了个称呼,“小叔叔,结婚不是小朋友玩游戏,况且,我还小,不想结婚。”
小叔叔?
这个称呼倒是有意思。
“你已经成年了。”楚萧寒瞪了眼林夏,不给她留有余地,“还有,你觉得你有权利拒绝我么?”
他不会给她机会拒绝,因为,他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林夏犹豫。
五十万作为砝码,她的确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能借给我钱,我很感激,只不过,似乎不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林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她借他的钱,和结婚完全是够不着边的两件事吧?
楚萧寒冷酷的凝了眼林夏:“除了这一点,你还有其他可以抵押的么?”他的视线下移,冷笑:“那么点料,我没有嫌弃你就罢了,你还敢推三阻四?”
顺着他的视线,林夏双手环住前面,戒备的盯着这个男人:“你往哪里看呢?”
“两颗小馒头,以为我喜欢看?”他的语气染了几丝嫌弃的意味。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就对她印象深刻,他又怎么会多看她一眼?
而且还结婚?
要是别的女人早就高兴的手舞足蹈了,只有她是个例外,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感,这让他不爽。
林夏面红耳赤:“你……”
楚萧寒睥睨着她。
好几秒后,林夏才缓和了情绪,她瞪着这个嚣张的男人:“既然我这么一文不值,那为什么某人还要娶我?难道眼睛瞎了不成?”
这句话冒出,男人顿时黑了脸。
“口齿犀利,伶牙俐齿。”楚萧寒皱眉,忽然又缓和了情绪,他轻笑,带着暧昧的姿态:“只不过我觉得,这点用在床上,效果应该更好。”
“你无耻明空美玉!星动烟火!”林夏忍无可忍。
“你说什么?”他冷呵,警告的眸子太过明显,是在透过这句话告诫她,她还有求于他。
林夏拽着拳头,指尖嵌入皮肉中,不过到最后只能一点点的松开,她咬着唇沉默了下来。
被拔了刺的样子看在楚萧寒眼里,他开口:“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
他的语气不好,尽显霸气。
寂静了一秒,林夏还是想弄明白一个原因。
开口,她问他:“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和我结婚呢?”。
他应该算是个有钱人,那么,找他借钱的应该也不少,身边围绕的女人应该更加不少吧?
楚萧寒皱了皱眉,说:“正好缺个妻子,所以就你了。”
林夏戒备而疑惑的盯着他:“小叔叔,你该不会要说,对我一见钟情吧紫色摩天轮?”
这句话让楚萧寒不太喜欢,他冷了声音:“真想知道原因?”
“恩。”林夏点头,不做半点隐瞒,她看着楚萧寒,等着答案。
只见男人勾唇,邪魅幽冷的声音传出来:“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恩?”
“生理需要!!”
四个字传入林夏耳中,让她的脸唰的就红了。
敢情这是把她当做发泄工具呢?
她有些恨意的对上他的眸:“如果我拒绝结婚呢?”
第4章:没有选择
“那么,你将拿不到五十万。”楚萧寒云淡风轻的开口,可是越是这样淡然的语气,越是叫人听在耳朵里,有着赤果果威胁的意味。
这么说起来,她真的没有选择。
“好,成交。”现实面前,林夏选择了低头,她想了想后,问他:“时间是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
楚萧寒揉了揉眉心,问她:“这么想离开,解脱?”
“毕竟我们没有感情,总不能说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吧?”林夏没有正面回答男人的话语,但意思已经很是清楚明白了。
楚萧寒站了起来,他忽然凑近了林夏,深邃的眸光逐渐演变,连带着声音都染上了暧昧的色泽:“现在没有感情,可是你怎么就知道,以后也会没有?或许你会喜欢上我呢?”
靠的太近,姿势太过于暧昧,这让林夏坐不住了。
她心跳一阵加快,慌乱逃离开男人覆盖的气息,戒备的盯着他:“你想做什么?”
靠她那么近,让她很是不适应的好吧。
“哈哈……”男人邪魅的笑了。
恰时,秦助理敲门而入,手上拿着份文件,请示着楚萧寒:“总裁,婚前协议已经拟好了。”
“签字。”楚萧寒长长的指挥动,指示着林夏乖乖听话。
不是没有想象过结婚的场景,可是千想万想,林夏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结婚了,会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假装暧昧。
但是想想妈妈,想想那五十万。
她咬牙切齿的签了字,扔下笔后,她执意要一个答案:“我要知道确切的时间,这样心里有底,毕竟总不能是携手一生,白头偕老吧?”
她很清楚这一点。
就好像之前她所质疑的那样,没有感情,谈何喜欢,谈何一辈子?
既然是协议结婚,那么就是各取所需,时间到了也就散了。
虽然她不喜欢这样的交易,但是人这一辈子,或许总会遇到几次这样的情况吧,被迫的选择吧。
楚萧寒挑眉,十分不悦:“你觉得和我结婚,还委屈你了?”
“不敢。”他是金主,她是债主,所以暂时还不敢激怒他。
倒是有几分自知之明,楚萧寒收了眸:“一年。”
秦棠收起了文件,看了眼林夏后,恭敬的询问楚萧寒:“总裁,那接下来的行程是否需要更改?”
楚萧寒的行程一向安排的比较满,很多人想见他或是洽谈生意都得预约,排期。
那么现在,助理自然要察言观色。
万一总裁大人要陪新婚小妻子呢?
楚萧寒高大的身材倨傲有型,他挑唇:“不用。”
“是,那属下去准备。”
“恩。”楚萧寒在离开之前朝林夏招手:“过来。”
林夏走了过去,步伐有些慢,显然让他不耐,长臂一伸,直接将她带入了怀中:“以后动作快点,不准让我等,听到没?”
“你以为我是小狗呢?”召之即来挥之则去……
他这么霸道,算起来还是个陌生人,让她好不适应,也很难适应有对方的存在。
倏尔,唇猛然被男人含住。
她一惊,疼痛传了过来。
他咬了她一下……
“疼!!”她望着他,视线中有不解,更是愤怒。
他凭什么咬她?
楚萧寒勾唇,放开她来,强势的命令她:“我喜欢听话的女人,如果下次还这么不乖,给你的惩罚就不是这么点了。”
她迎着他的视线,不悦的瞪着他。
他抚了抚她咬伤的唇,说:“如果你想挑战我的话,大可以试试,我不介意的。”
他不介意,只是行动。
这个陌生大叔,坏男人。
林夏不满的抗议:“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楚萧寒发泄后心情十分愉悦,他刮了刮女人的鼻子:“午饭后我要回一趟公司,现在,陪我去用餐。”
“可是我还有事……”她急需钱去救命,没有心情吃饭,在这里耽搁时间。
见她拒绝,楚萧寒胸腔里顿时升腾起一股烦躁之意。
“才被惩罚,又不乖了?”
这句话,具有足够的威慑力。
唇边的疼痛还留存,林夏可不想再被咬一下,或者被他做出更多其它的事情来,她鼓了鼓腮帮子,只能跟着他往前走去。
盛肖会馆规模比较大,茶室,餐厅,休闲娱乐场所一应俱全,所以根本不必出去,只需要走几步路,便能够享用到一场豪华的美食盛宴了。
顶级的菜肴,顶级的服务。
林夏只能感叹,有钱人的生活真是非比寻温裕红常。
羡慕吗?
或许有,但更多的,其实她只想过简单的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
两人落座,菜式在服务员热情的声音中上完。
门关上王达武,包厢里只剩下了两人。
林夏看着男人,她才发现甘心情愿简谱,这个男人还真是迷人姚凤凤,连吃东西的时候都是如此优雅,举手投足之间,俨如一幅画,一道景,还真是有令人沉沦的本色。洪震南
为什么,心跳有些加快?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