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工人阶级和无产阶级无迹可寻羚挂角 刺客行27-华伊云个人主页

无迹可寻羚挂角 刺客行27-华伊云个人主页
他随着吕削王一路走一路讲,只觉小路越来越难走,迎面来的行人大多作乡人打扮,这路似乎通往乡下村庄。
吕削王听他讲完,又问了几句木泰安留下的威海十八刀的秘诀,叹道:“我曾听师父说,世上有些天生的练武奇才,不管什么武功工体爱情故事,一学就会,一练就精,临阵对敌时,自然而然生出许多巧妙变化,这威海十八刀并不算什么高深武学,但你这木大哥却能自出机杼,点出精要,他身具如此天赋杨士勤,相信不到五年,就能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头。”
李颇黎听了,心中不由得有些妒意:“木大哥入门在我之后,不过短短月余时间,武功就超过了我,连吕先生也对他评价极高,我们同门学艺,差距却如此之大。”但跟着又想:“若非木大哥指点,我焉能领会到如此地步?许多师兄学艺数年,比武时也非我敌手。”想到这里,妒意便被钦佩盖过。
说话间到了一个小村庄,李颇黎问道:“吕先生岑小林,这里是什么地方?”吕削王道:“此地叫东吕村,是我的老家异世法师传奇。”李颇黎“哦”了一声聂慎儿,又问:“先生家里有什么人?”吕削王摇摇头,道:“没有了,只有父母留下的一间宅子汪曾祺谈吃,我本打算十五年后,再回到这里来安享晚年工人阶级和无产阶级张镇新。”李颇黎听了,心下也觉伤感:“吕先生这是提早告老还乡了。”
吕先生来到一间土屋前,将门锁打开了,屋内冒出一阵浊气,显然久无人居,李颇黎心想:“就是这里了。”那土屋和寻常乡间小屋别无二致,屋后有个小小的篱笆院,想来是旧时养鸡鸭的地方。
进到屋里,有一间厅堂,两间小房,屋内家具都已老旧,吕削王放下包袱,环顾四周,叹了口气。
李颇黎心道:“吕先生一直若无其事的样子,现今回到家里,还是不免触景生情。”见墙角有个扫帚,便拿过来,将地上的灰尘扫出屋外。
吕削王道:“颇黎,我打算在门口搭个凉棚袁雪儿,往后就给乡邻理发了,你若愿意留下帮手也可,只是乡里没什么玩的,你少年人难免气闷黄苑玲。”
李颇黎心道:“左右无事,难得有个落脚处,不妨先待上一段日子。”他自山东到山西,一路颠簸之后九二海战,方知旅途艰难,若按原计划再去华山,一来盘缠不够,二来未必能遇上木泰安,倒不如暂且留在这里,于是说道:“若吕先生不嫌弃,晚生便再打扰一段日子。”
于是将土屋前后打扫一番杨思惠,又在门前搭了个凉棚,自此做起了理发生意,李颇黎仍负责给客人洗头,韩惠淑平日里倒也清闲。
这村庄很小,只有几十户人家王学圻怎么读,吕削王久居芮城,东吕村的年轻人已不认识他,客人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者,称吕削王“阿岩”,想来是吕削王幼时便这么称呼,如今虽然已年过中年尺蠖效应,仍不改此称谓,显出浓厚的故旧之情。
如此过了两个月,吕削王开始教李颇黎理发的基本知识,他们平头门虽然有诸般古怪的剃头器具,入门却也是从剪刀入手,每种头型又各有一个奇怪的名字,李颇黎从“三福临门”开始学起有琴何须剑,这三福临门是当地孩童常见的发式,有三十二种变化,李颇黎学了足有半个月时间,又练习了月余,方才付诸实战。
“三福临门”之后,又学“羚羊挂角”、“仙鹤梳翎”,那都是女童的发式,各有六十四种变化,李颇黎没想到理发还有这么多讲究,这次足足学了两个月,练习又花了两个月。
转眼到了年底,李颇黎在东吕村已待了近半年的时间郑朱莉,武功一点没学到,村里孩童的发式倒是给他包办了。时候一久,李颇黎不免觉得无聊,这些理发的技艺学起来,可比当初在端木流学“威海十八刀”枯燥多了。

关键词: